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惡女,我反手拿捏重生大佬
穿成惡女,我反手拿捏重生大佬 連載中

穿成惡女,我反手拿捏重生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絮來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於曉蘇 古代言情 楊熠

於曉蘇穿越了,一睜眼就干倒了三個壯漢剛想遛走,發現自己被一個冷冰冰的男人圍觀了於曉蘇:「你誰?」楊熠:「來救你的人」哦,友軍,太好了猝不及防的暈倒,醒來後發現在一輛馬車上,躺在男人腳下於曉蘇:「去哪兒?」楊熠:「京城」哦,隨便吧她想着原主家人都被滅了,只有一個下落不明的哥哥,不用擔心被看穿殊不知男人重生而來,早已識破她換了個芯子,不是以前那個自私自利的惡毒女後來……於曉蘇:將軍,你這麼溫柔幹嘛?崩人設了喂!楊熠眸光深深地看着她,「蘇蘇不喜歡嗎?」於曉蘇嚇得拍掉一身的雞皮疙瘩,「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客氣了!」展開

《穿成惡女,我反手拿捏重生大佬》章節試讀:

楊熠掩下心中的激動,神色恭敬地說,「祖父,一切都好。」

老將軍楊洵年逾六十,滿頭鶴髮,膚色黑里透紅,臉上布滿了皺紋。但是他堅持鍛煉,精神還不錯。看着出色的孫子,心裏驕傲極了。

「好,人回來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白老頭已經到府里了,回頭你去他那裡看看。既然暫時無性命之憂,就放寬心,先把眼前的事解決了。」

白老頭是祖父的故交,醫術不凡,卻孑然一身。這次受祖父所託,跟着去邊境,也是為了楊霖父子倆的安全。

幸好他去了,楊熠才撿回來一條命,可餘毒未清,依舊危險。

前世他實在沒辦法了,才讓楊熠斷臂自保。楊熠一直心存感激。

「嗯,孫兒知道。」

莫氏看得一臉心疼,轉身就責怪自家夫君,「兒子跟你去打仗,你好好的,兒子卻中了毒!」

楊大將軍楊霖是個妻控,這個時候不能否認、不能反駁。他眉眼一耷拉,苦笑道:「夫人,我錯了!」

莫氏別過臉去,「哼!」

楊霖看妻子小脾氣上來了,抱歉地對老父親笑了笑,轉而對楊熠使個眼色,「聽說你帶回了於家小姐?」

楊熠習慣了父母的相處方式,淡定地接話,「嗯,在落蕪小院住下了。」

「嗯,好生照顧着,」楊霖趁此機會跟妻子搭話,「夫人,勞煩你花點心思,打點人給她送些東西過去。」

莫氏不是小氣的人,當下就應了,只是對楊霖依舊愛搭不理。

楊霖頓時就感受到了來自父親和兒子打趣的目光,只得轉而跟兒子說起正事。

「於家發生這樣的事,我有責任。若不是振山兄發現北狄姦細,告知於我,這場仗也不會這麼快結束。以後他回來,見自己的家和耗費半生心血的鏢局都沒了,不知該有多難過。

熠兒,你加派人手去尋,爭取早日找到他。」

楊熠猶豫一瞬,說起自己的猜測,「於伯父是越州失去消息的,憑着將軍府的消息網,在祁朝肯定能找到蛛絲馬跡。現在這種情況,兒子猜想他會不會去了北狄?」

「北狄?」楊霖驚了一下,他完全想不到于振山去北狄的理由。

倒是老將軍比較淡定,「你跟他多年未見,對他的事不了解也是有的。只儘力尋找便是,也派人去北狄探探。他們能往祁朝安插姦細,那我們的人混入北狄也不是事兒。」

他沉吟片刻,又道:「順便摸摸北狄的底,我總覺得以北狄大王子的心性,這場仗他不服得很。北狄使者即將來祁朝,怕是不安分。」

「父親說的是,」楊霖一談到北狄就肅穆起來,高挑的眉毛下的眼眸透着精光,「北狄被打退了,但不是被打怕了,日後還是禍患。北狄大王子幾年前就開始布局,野心勃勃,不是個容易罷休的角色。」

「嗯。我已經退下來了,軍中和朝中的事就由你們父子商定吧!」老將軍對兒孫十分信任。

「是,父親。」

「是,祖父。」

老將軍笑呵呵的,「好了,熠兒剛回來,不多說了。兒媳啊,去準備幾樣好菜,晚上咱們爺幾個喝上幾杯!」

莫氏早就心疼兒子一路辛苦,立刻應道:「好,我這就去。」

見母親要走,楊熠連忙說,「母親莫急,還有一事需要您和祖父、父親知曉。」

「什麼事比你吃飯還重要?快說。」莫氏也是個風風火火的性子,看著兒子躊躇不定的神色立馬催促道。

楊霖和老將軍也看着他,相似的五官上寫滿了好奇。向來果決的孩子突然吞吞吐吐的,任誰看都有事。

楊熠被盯得有些尷尬,「是……」

他剛開口,就被一道黃鶯般的聲音打斷,「大哥,大哥,你回來啦!」

楊熠看着跑進來的小妹,寵溺一笑,聲音就不自覺柔和了幾分。

「嗯,回來了。」

楊燁沒留意這個細節,環顧一圈,「咦,我嫂子呢?」

一句話把在場的人都問懵了,除了楊熠,「外面都是怎麼傳的?」

楊燁幾年不見大哥,一點也不生疏,嘿嘿一笑着說:「我在大街上聽人說的,楊少將軍回來了,還帶了個貌美如花的女子,在城門口摟摟抱抱,難捨難分。」

莫氏按捺不住震驚,「什麼?!」

「母親別急,兒子正要說這事。我與於大小姐在城門做了一場戲,」對上母親難以置信的眼神,楊熠硬着頭皮說完,「為了躲避皇上賜婚,好有個由頭。」

「你、你糊塗啊,怎麼能拿女子的名節開玩笑?」莫氏也不管兒子餓不餓了,氣得她喝掉一杯涼茶。

「彆氣了,氣壞了身子不值當。」楊霖急忙安撫,回頭瞪了楊熠一眼,「太不像話了,有本事你搞個真的啊!做個屁的戲!」

楊熠就知道會這樣,看向坐在上位的祖父,祖父也沉着臉一言不發,「孫兒也是趁勢而為。城門人來人往,不少人看到我與於大小姐在一起,就算解釋也解釋不清,不如就……」

莫氏拍掉楊霖扶着她的手,恨鐵不成鋼地看向這個木頭兒子,「不如就把人帶回家啊,你個傻子,住什麼落蕪小院!人家姑娘都賠上名聲跟你做戲了,你還不懂姑娘家的心思嗎?」

又捂着胸口,嘆了一口氣,「但凡你機靈點,我早就抱上孫子了。」

「大哥,你也是的,不解風情。」楊燁一開始的興奮早就退去了,大哥會耍心機了,遺憾的是沒用在姑娘身上。

楊熠低着頭,寧願挨罵也沒有解釋於曉蘇並沒有看上他,不然他們更有話說了。

遺憾歸遺憾,一家人還是其樂融融地地吃了一頓飯。和睦的氛圍影響了整個將軍府,府邸上空星辰閃耀,與燈火交相輝映。

飯後,楊熠回到晨熠院,徑直去往書房。

赤風端了一碗醒酒湯進來,放在檀木桌上。楊熠一飲而盡。

「主子,柳公子約您明日隨心樂坊見面。」

「嗯!」

柳延之是柳國公府的二公子,楊熠的多年好友,也是隨心樂坊的主人,兩人也有很長時間沒見了。

翌日,落蕪小院。

於曉蘇一覺醒來,看着青色帷帳有些恍惚。過了半晌,才後知後覺自己到了京城,住進了一個小院子,結束了多日奔波。

這就是她現在的家了,儘管是暫時的。

《穿成惡女,我反手拿捏重生大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