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北城小仕
北城小仕 連載中

北城小仕

來源:google 作者:徐思澤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徐思澤 杜孝禮

【changdu】sg第11章從狄秀香的話里,徐思澤得到幾點信息首先,純蕊來人事科之後心思沒有放在這裡的工作上以徐思澤對純蕊的了解,她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除非是遇到什麼讓她特別上心的事情其次,純蕊和監督中心主...展開

《北城小仕》章節試讀:


第11章

從狄秀香的話里,徐思澤得到幾點信息。首先,純蕊來人事科之後心思沒有放在這裡的工作上。以徐思澤對純蕊的了解,她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除非是遇到什麼讓她特別上心的事情。

其次,純蕊和監督中心主任於洪澤來往甚密。在公安局的時候,徐思澤便記下了這個名字,他的女兒叫於莎。如果能和於洪澤搭上關係也許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第三,現在的人事科是張紹隆主政,他的背景深厚。自己這個代理科長如果不採取一些手段,估計很難在人事科立足。

他決定召開一次見面會,時間就在今天。想了想,他拿起電話,對着話機旁邊的電話通訊錄準備給簡為民打個電話,畢竟他是人事科的老人,通知他,再通過他通知其他人應該要容易的多。可撥了幾個號碼,徐思澤又把電話放下了。他站起身來決定自己去一趟。

他想着自己這個代理科長親自去「請」應該要更好一些吧。

來到他的辦公室,正巧遇到狄秀香從裏面出來,她沖他微微點頭叫了聲:「張科長!」

簡為民見徐思澤來了,沒有說話,沒有起身。徐思澤倒也不稀奇,畢竟像簡為民這樣即將退二線的,日子嘛混一天算一天,他把簡為民對他的態度總結為「三不」:不起身、不說話、不歡迎。

徐思澤走到他面前向他伸出手道:「簡副科長,您好!我新來的,我叫徐思澤,現在是人事科代理科長。」

簡為民表情古怪的看了他一樣,隨後皮笑肉不笑的伸出手,半個手掌牽着徐思澤的手象徵性的搖了兩下,道:「徐代科長啊,您好您好!怎麼有空到我這兒來了?」

這一系列的動作徐思澤全都看在眼裡,之前對他產生的那一絲好感早已經蕩然無存。這個簡為民還很大的架子,連讓自己坐下的話都沒說。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勢。徐思澤暗罵:你他娘的得瑟啥啊?老子是正科,到你這兒來是給你面子。你這是什麼態度?

想了想,徐思澤說:「哦,沒事兒!那您忙着。」

簡為民不無得意的說:「那您走好,不送了!」從他第一眼看到徐思澤心中就非常的不爽,你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屁孩,想打我簡為民的主意,你還嫩着呢。

徐思澤吃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閉門羹,心中很是不爽,老子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他娘的不知道老子是吃葷的。想到這兒,他給狄秀香打了個電話,讓她把人事科所有人員的檔案送過來。

幾分鐘以後,狄秀香抱着一堆檔案袋往徐思澤辦公桌上一放。徐思澤接了過來,道了聲謝謝。狄秀香點點頭,正準備出門,想了想有折回來。徐思澤見她還未走,問道:「還有其他事情嗎?」

狄秀香說:「哦,徐科長,剛才簡副科長找談話了,他的意思是對你採取,不主動、不搭理、不歡迎的態度。」

聽到這話,徐思澤並沒有太大的意外。他說:「好的,我知道了!」

狄秀香走後,徐思澤迅速找到簡為民的個人檔案,翻看起來。

簡為民,男,53歲,回族,畢業於民族大學高職院公共關係管理專業。招考方式一欄寫着:社會招生。後面便是一些經過修飾後的工作履歷,徐思澤仔細看了看倒也找不出什麼破綻來。

就在此時,他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他有些驚奇的看了看。這離他上任時間上還沒超過兩小時,就有人知道往這兒打電話了?

他接了起來:「我是徐思澤!」

對方說:「徐科長您好,我是保衛科科長劉大海,門口有個叫杜孝禮的人說是您朋友,我跟你確認一下。」

徐思澤一愣,杜孝禮?就是機場護着張志明的那哥們嗎?他來找我幹啥?但有一點應該是可以肯定的,他來此絕對不是尋仇。徐思澤好歹跟着陳子昂也算在黑道上混過,黑道上辦事簡單直接,不會搞那麼多彎彎繞。想了想,他說:「是我朋友,麻煩劉隊長讓他進來吧!」

劉隊長呵呵一笑,說:「哎呦,徐科長這是折煞我了!」

幾分鐘以後,杜孝禮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他依舊是那見黑色的皮衣夾克,下身穿一條寬大的牛子褲,腳蹬運動鞋,只是相對於這樣的天氣,他貌似穿的有些少,脖子上的大粗鏈子跟狗鏈似的。

他進門就罵道:「你們能源局簡直就是坑爹的地方,這樓蓋的什麼呀?A區、B區、C區、D區,還有AB區,BC區,CD區,這傢伙把我繞的,差點沒把我繞暈了!」

徐思澤見他那樣兒,笑了笑,給狄秀香打了個電話讓她送一杯茶進來。

徐思澤說:「杜老大,找我不會是來報仇來了吧?」

杜孝禮哈哈一笑道:「都是誤會,我今天來主要兩件事情,第一,昨晚的事情跟你道歉;第二,晚上想請你吃個飯。」

徐思澤笑道:「杜老大,誠意我收下了,吃飯就免了吧!」

杜老大一着急,噌一下站了起來,想說什麼又不知道從哪兒說起,站在原地臉憋得通紅。

徐思澤看出他的囧相,補充道:「改日,我請杜老大吃飯。」

杜孝禮說:「不是,徐……徐……老弟,我是帶着誠意撲面而來的,這麼跟你說吧,我跟鐸子是戰友,一個班一個寢室的好兄弟。」

徐思澤一愣,說:「你是說你跟歐陽鐸是戰友?」

杜孝禮這才一咧嘴說:「是啊,我昨個跟鐸子通話了,他說跟你是好兄弟。他兄弟那就是我杜孝禮的兄弟。你看晚上的飯?」

「吃,這飯必須吃。」說這話的時候,徐思澤也盤算着,自己初來咋到,各方面也確實需要有人幫襯着。眼前這位杜老大一看便是豪爽之人,值得深交。

杜孝禮一聽這話,咧着大嘴呵呵一笑,說:「好的,晚上我親自來接你。」說著便起身告辭。

送走杜孝禮後,徐思澤把自己關在辦公室里,想了整整大半天,思緒跳躍着往前推進。一會兒,思考人事科這第一次見面會怎麼開起來;一會想着純蕊的事情。

一想到純蕊,他的心就沒來由的抽搐。她彷彿從來沒來到過烏城似的,除了那寥寥數字的信之外,竟然什麼也沒給自己留下。他在心中祈禱着:純蕊啊純蕊,你在天之靈保佑我趕緊替你揪出兇手吧。

時間不自不覺來到下午,思緒的混亂以至於這一天下來,他竟然一件事情也沒想通。快下班的時候,狄秀香敲響了徐思澤的門,她推門進來說:「徐科長,趙處長在803辦公室,叫您過去一趟。」

徐思澤連忙起身跟過去。趙昂川站在803辦公室門口到第一排工位的空地上,看到徐思澤過來,他拍了拍手道:「大家手上的事情停一下,今天呢,是人事科代理科長徐思澤同志第一天上班的日子,晚上呢,在石油酒店擺一桌,給徐思澤同志接風。大家都參加吧!為民同志啊,這件事情你負責一下。」

簡為民依舊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樣子道:「趙處長,這不成,我晚上還有些事情,去不了了!您知道我這個年齡的人啊,家庭瑣事繁多,上有老下有小的,哪個離了我都不行。我啊不比徐代科長他們年輕人了。」

這話一出,徐冬梅、袁東和陳靜萍也紛紛請假稱家中有事兒。這樣一來就尷尬了。現在不是給誰面子的事兒。而是趙昂川和徐思澤誰的面子都不給。這就是體制,作為體制里的老人就有以下犯上的資本!你官在大跟我沒一毛錢關係,我頂撞你又如何?你咬我啊!

趙昂川站在原地尷尬的咳嗽了一聲。徐思澤其實早就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雖說有心裏準備,可事情一發生,心中不免還是怒火中燒,心中罵道:簡為民啊簡為民,老子定饒不了你!

徐思澤對趙昂川說:「趙處長,這事兒就免了吧。正好,我今天晚上也有點事情。」

徐思澤這個台階給的恰到好處,否則趙昂川一堂堂處長,被一幫老殼子整的快下不了台了。他說:「也好,那就改日吧!」

晚上七點,杜孝禮開着紅色的牧馬人在單位門口等他。隔着老遠他向徐思澤揮揮手。

徐思澤快走兩步,到門口的時候,正好趕上劉大海值班,劉大海見是徐思澤,一個立正給徐思澤敬了一個漂亮的軍禮,嘴上說道:「徐科長慢走!」

徐思澤把剛邁出去的退又收了回來,從懷裡掏出兩盒九五至尊扔給劉大海道:「拿着抽!」

劉大海一看是九五至尊,興奮的喊道:「謝首長!」

徐思澤一聽就明白,這小子也是當兵的出生。

上了車後,徐思澤發現這裏面還有兩個人。徐思澤打趣道:「杜老大,你這帶着兩個凶神惡煞的人,不會是想半道把我悶了吧?」

杜孝禮哈哈一笑,道:「悶你?以你的伸手再來四個也悶不了你。我給你介紹啊,開車的這個叫鐵嘴!不是紀曉嵐那個鐵嘴啊,人家那叫伶牙俐齒,咱這個鐵嘴兄弟是三棍打不出個悶屁。」

鐵嘴邊開車邊說:「徐哥好!」

杜孝禮又介紹道:「副駕駛這位叫耿三,也是我戰友,現在是好兄弟!」

耿三同樣喊了聲徐哥!

杜孝禮說:「徐老弟,從你一出手我就知道你跟鐸子肯定認識。別的不說,就鐸子自創的詠春拳軍體拳這功夫就是蠍子粑粑毒(獨)一份。當年我們一起服役的時候,鐸子一個能打二十個武警。」

徐思澤笑道:「那你昨晚為什麼不第一時間表明身份?」

杜孝禮說:「你讓張家少爺吃了憋,我在跟你稱兄道弟,這樣好嗎?我起碼也該把這齣戲演足了不是?誰讓他張家少爺給咱錢了呢!」

徐思澤說:「那張志明家裡這麼有錢?」

耿三插嘴道:「怎麼能是有錢?那是相當有錢,他老爹張長久烏城公交公司老大,統管烏城幾千輛的士和公交車,你說能沒錢嗎?」

杜孝禮接著說:「這還不算,這兩年張長久和你們能源局合作,做起了鑽機的買賣,這年頭石油值錢啊,但凡沾點邊那都是財源滾滾。」

講到這兒,杜孝禮突然話鋒一轉道:「不過,我說老弟,我現在反而有些擔心你了,你掰斷了張志明兩根手指,他老爹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徐思澤說:「儘管來,老子最近手正痒痒呢。哎,我說杜老大,你怎麼會和這樣的人在一起?」

杜孝禮說:「那都是業務上的往裡,就張志明那鳥樣,說實在的我也看不上。但是我們公司創業也才剛開始,張長久給我們安排了一個要債的活兒,這不,我們就跟這張志明跑了一趟臨江。不過老弟你也別擔心,有什麼事情儘管跟我們說,在烏城市還沒有不給我杜老大面子的。」

徐思澤開玩笑道:「我單位的保安隊長就沒給你面子!」

杜孝禮尷尬的一笑。

徐思澤說:「你說張長久跟單位有業務往來,那張志明是瞎了眼了嗎?他猥瑣的那美女可是單位紀委書記的女兒,要是他知道的話,這活他還能幹得下去?」

杜孝禮說:「你們單位紀委書記多大官?有沒有市委組織部長大?」

徐思澤說:「那倒沒有!」

杜孝禮說:「那就結了!那張長久能把生意做這麼大上頭的關係硬到沒朋友,組織部部長都是他家的座上賓!」

這話徐思澤信,但凡是生意做這麼大的,跟**不可能一點關係沒有,要不怎麼會有古語:「官商」這個詞呢?

說話間,鐵嘴已經把車子停在了一家飯店的門口。

杜孝禮把徐思澤讓下來道:「你初來烏城,請你吃正宗的本地烤全羊。」

徐思澤在幾人的簇擁下進了這家有異域風情的飯店,幾個裹着頭巾的女子,把四個人帶到了樓上一處包間,在這裡徐思澤卻意外的見到了另外一個熟人。

《北城小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