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白天被閃婚,晚上被奶凶傅少親哭
白天被閃婚,晚上被奶凶傅少親哭 連載中

白天被閃婚,晚上被奶凶傅少親哭

來源:外網 作者:蘇安染傅司寒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蘇安染傅司寒 都市言情

本書角色名:蘇安染,傅司寒 本書又名傅先生每天都想官宣和報告總裁夫人又驚爆全球了 簡介:叱吒風雲的商界帝王傅司寒這輩子都沒有想到,會被一個小姑娘治的服服帖帖。「總裁,夫人去打架了。」男人,「多派幾名保鏢。」「總裁,夫人要把仇家一把火點了。」男人,「哦?在哪?」所有人都以為總裁前去制止的時候,只見男人將淋了油的火把遞過去,「你開心就好。」傅司寒覺得這輩子活着的意義,就是往死里寵蘇安染。展開

《白天被閃婚,晚上被奶凶傅少親哭》章節試讀:

洛淺淺打開手機的拍照功能,只要蘇安染跪下,她便按下快門,將這張照片發送到朋友圈。

蘇安染這樣的人還想要和陸子謙在一起?

她只配跪在她腳下!

「蘇安染,選擇好了嗎?我這件連衣裙八萬八,而且是限量版的,現在不知道還能不能買到。你是打算賠我這條裙子,還是給我跪下道歉?!」洛淺淺唇角噙着一絲得逞的笑。

「八萬八呢?蘇安染,你一年的工資都買不起這件連衣裙吧,還是乖乖跪下道歉!」

「呦,你還瞪我們,瞪我們也沒有用,誰讓你是窮b!既然是窮b,就該呆在貧民窟里!」

「哈哈哈哈……」

洛淺淺身邊的幾名同學哄堂大笑。

蘇安染雙手不斷收緊,倔強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們。

「蘇安染,別得罪她們,她們是我們店的至尊VIP用戶,趕緊道歉!」經理着急開口。

「我沒有做錯,為什麼要道歉?咖啡不是我灑在她身上的,為什麼要賠償?」蘇安染看向經理,聲音鏗鏘有力。

她像是站在狂風暴雨之中的一株小草,頑強的挺胸抬頭。

「不是你灑在淺淺身上的,難道咖啡還能長腿?灑在淺淺身上?」

「呵,蘇安染,可不是這樣推卸責任的,我們可全部都看到了,就是你灑在淺淺身上的。」

「經理,這就是你們店的服務態度嗎?是不是想要被投訴?」

經理一聽他們要投訴,狠狠瞪了一眼蘇安染,「趕緊道歉,這件事情無論怎麼樣,都是你的錯,是你惹怒了顧客,你就應該為此負責!」

如果遭到投訴,他這個月的獎金就別想拿了。

哪怕這件事情是對方的錯,可蘇安染只不過是一名兼職生,不能因為她的事情,損失他的利益。

蘇安染不卑不亢站在那裡。「這件事情不是我的錯,我絕不會道歉。」

「你……」經理看向她,赤果果的威脅,「蘇安染,如果你不道歉的話,這個月的工資,你就別想要了。」

蘇安染雙手不斷收緊,緊抿着唇,「我沒有做錯什麼,為什麼不給我工資?」

「我是這家店的經理,你今天如果不把顧客哄開心了,你這個月的工資就別想要了,日後也不用過來了,而且附近所有的西餐廳,你也別想過去打工了。」經理說。

洛淺淺雙手環抱,將手機調好角度,戲謔的笑了笑。「蘇安染,開始吧。」

就在所有人都等着看蘇安染笑話的時候,一道身影出現在他們面前。

男人身上穿着一襲純黑色的正裝,完美的剪裁勾勒出修長挺拔的腰身,清冷如煙的眉峰,深邃如墨的雙眸,泛着淡淡櫻色的薄唇,像是古希臘的神,一步步朝她們走來。

「傅……傅九爺?」洛淺淺在看清男人那張清冷的臉龐的時候,不自覺吞咽着口水。

傅司寒的眸子透着九幽之下的冰冷朝着洛淺淺望去,「她將咖啡灑你衣服上了?」

洛淺淺點點頭,「是的,九爺,蘇安染是故意的。」

「你想讓她給你跪下道歉?」傅司寒的聲音裏面沒有一絲溫度。

傅司寒低沉的聲音如同一條毒蛇陡然纏上了洛淺淺致命的咽喉處,她有一種被人緊緊揪住喉嚨的感覺,呼吸都困難了幾分。

「那個……那個讓她賠我一條一模一樣的也可以。」洛淺淺聲音比之前小了很多,身上氣勢明顯被碾壓。

傅司寒走到餐桌旁,端起一杯咖啡,直接潑到她身上,「洛小姐,你說我是故意的呢?還是不是故意的呢?」

男人的野生眉極其囂張霸道,洛淺淺吞咽着口中,忍下心中的不悅,「九爺手滑了,自然不是故意的。」

「哦?可我就是故意的!」傅司寒清冷的目光陡然傾瀉出鋪天蓋地的壓迫感,語氣也瞬間沉了下來。

洛淺淺身邊同學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難道這就是雲城的傅九爺?

那個站在金字塔頂端的男人?

太恐怖了,這個男人身上的氣息霸道張狂,身上彷彿還殘餘着室外的寒意,顛倒眾生的臉上也染着冷霜,視線如同極寒之地的風,一寸寸在她們臉上割着。

傅司寒掏出一張卡,直接丟在洛淺淺身上,「滾去處理乾淨!這裡是我傅司寒的地盤,誰敢在這裡撒潑?!」

此時的傅司寒像是一隻暴怒的雄獅,洛淺淺眼皮「突突」直跳,不知道怎麼就得罪了這位雲城的閻王?

看到傅司寒暴怒,她趕緊跑了出來。

「九爺,她們是我們店的VIP用戶……」經理的話還沒有說完。

「咣當」一腳,傅司寒直接將他踹飛。

經理在空中划過一道優美的弧線,隨後穩穩地落在地上。

他是誰?他在哪?

究竟是怎麼回事?

「滾!從今天開始,雲城沒有你的一席之地!」男人的聲音落地,像是給他定下生死狀。

「九爺?!」經理還想要說些什麼,陸川已經將他扔出去。

這個咖啡館只不過是傅司寒名下一部分很小的資產,聽說蘇安染在這裡打工,便過來看看,沒有想到看到面前這一幕。

蘇安染望着面前的傅司寒,沒有想到他們這麼快就見面了。

傅司寒去了樓上的包廂,陸川走到她面前,客氣開口,「蘇小姐,這邊請。」

「吱吱」一聲推開門,蘇安染看到站在陽台上,那個負手而立的身影。

陽光照在他身上,給他鍍上一層暖色,他金絲眼眶下面的神情,看不真切。

「過來坐。」傅司寒指了指身旁的座椅。

蘇安染走到他身邊坐下,剛剛他勃然大怒的模樣,讓她緊繃著一根弦。

與這個男人為敵,絕不是明智的選擇。

「傅九爺,我並沒有做錯什麼,所以今天我來也不是像你道謝的。」蘇安染抬眸,那一雙漆黑深邃的眼眸,就這樣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傅司寒幽深的眸子盯着她,她的回答讓他有幾分意外。

「我沒有潑她咖啡,哪怕你沒有來,我也絕不會向她道歉。」她薄唇輕啟,一字一頓道。

她能夠感受到頭頂那一抹炙熱的眸光在盯着她。

想起這個男人剛剛兇狠的一面,蘇安染身體不自覺顫抖了幾下。

「你怕我,嗯?」須臾間,男人彎下腰,高大的身軀籠罩下來的陰影將蘇安染包裹的密不透風。

《白天被閃婚,晚上被奶凶傅少親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