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愛成災恨纏綿
愛成災恨纏綿 連載中

愛成災恨纏綿

來源:google 作者:顧非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月 現代言情 顧非墨

「不值得,但也不後悔」林月坐上副駕駛,表情十分平淡,心裏卻總有感慨她向來敢愛敢恨,就這樣堅持了三年,本以為遲早會打動他的心,卻不料他根本不會為自己所動霍征一邊發動車輛一邊看她,「打算怎麼辦?我先送你回海城?」展開

《愛成災恨纏綿》章節試讀:

霍征搞不明白她在想什麼,剛想開口問,手機卻又嗡嗡的響了一聲。
他點開一看,又是一條短訊。
林月怕麻煩,所以對外的聯繫方式都是放的霍征,這兩天可把他害慘了。
不過這條,霍征倒是看的有意思了起來,他湊近林月,「阿月,你前夫來求和了。」
林月一愣,抬眼便是那條短訊。
竟然是顧非墨發來的。
【薇薇安律師,有空出來吃頓便飯嗎?
——星海律所,顧非墨。】一看就知道是什麼意思,霍征笑道:「看來他也想挖你,阿月,我覺得你應該去,到時候一起共事,看誰更尷尬!」
林月推開手機,淡淡道:「我可不打算進京北的任何一家律所。」
她站起身,朝霍征一笑,眸中光亮尤盛。
「我打算,開一家自己的律師事務所。」
顧非墨發出那條短訊後,一直沒有得到回復。
他也猜得到薇薇安如今剛復出,風頭正盛,大約找她的人多如牛毛,這個薇薇安一向是眼高於頂的,而顧非墨也向來極驕傲,沒有得到回應,也便一直沒有發出第二次邀請。
直到沒過多久,他就得到消息——薇薇安自己開了一家新的律所。
由於律師事務所需要有三名以上合伙人,她甚至還把以前在海城的舊同事挖了過來。
誠然,都是實力非常強勁的。
顧非墨在辦公室聽着助理彙報這件事,漆黑的眸子微蹙,看來,這個薇薇安的胃口比他想像的要大一點。
既然最終還是只能成為對手,那便算了。
一開始,顧非墨並沒有把薇薇安新開的律所當回事。
不過慢慢的,由於她的曦光律所勝率超高,不到一個月,就搶走了星海30%的生意。
所有人都以為顧非墨會因此憤怒,但意外的是,比起競爭對手帶來的威脅,他心中竟然更多的是升起一股許久沒有的勝負欲。
他太久沒有遇到一個值得上心的對手了,比起威脅,更多的卻是欣賞。
顧家別墅,沈清然端着茶走進他的書房。
「非墨,你都工作好久了,喝點茶休息下吧。」
她直接將茶放在他的桌上,端盤上的水漬甚至染到了文件上,顧非墨立刻蹙了眉:「端走。」
這樣的冷漠的語氣,令沈清然一愣,隨即便委屈起來,顧非墨也回過神,才發現自己用從前對林月的態度跟她說了話。
他放輕語氣:「抱歉,清然,我現在太忙了,茶放這兒吧,我會喝的。」
接着,他又開始工作起來,沈清然只好不甘心的離開。
回到房間,她生氣的想着,都怪那個薇薇安!
如果不是這些天薇薇安非要和非墨較勁,非墨也不會忙成這樣,甚至都沒時間陪她。
而且,更讓她覺得恐慌的是,非墨好像很喜歡這種棋逢對手的感覺。
如果她調查沒錯的話,這個薇薇安是業界知名律師,聽說還是個大美人,不行,她絕不能讓非墨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被這個薇薇安吸引走。
想着想着,她腦子裡靈光一閃,眼睛裏閃過一絲狠意。
……曦光律所最近的生意本來好得很,可不知怎麼,業界忽然傳起一陣謠言。
說薇薇安這次復出開律所,就是在聯合合伙人騙錢。
說她們現在行事如此張揚,只是為了吸引那些投資人的目光,想騙取資金。
這些莫須有的說法,在忽然之間就傳遍了業界。
「氣死了,到底是誰在造我們的謠!」
曦光律所內,合伙人葛薇氣沖沖的道。
林月亦表情嚴肅,思慮過後,她撥通了霍征的電話:「阿征,幫我查一件事。」
一個小時後,星海律所內,顧非墨就收到了一條短訊。
【顧律,商業競爭常有,但像您這樣下作的不常見,領教了。
——曦光律所,薇薇安。】顧非墨看的俊眉深蹙,這個薇薇安給他發的第一條短訊,就劈頭蓋臉的罵了他一頓?
顧非墨這樣的天之驕子,何時受過這種氣,當下便要打電話過去問個清楚。

《愛成災恨纏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