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渣妃是個說謊精
渣妃是個說謊精 連載中

渣妃是個說謊精

來源:google 作者: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慕白 葉寒辰 現代言情

戰王殿下很無辜,意外撿了個小美女,甜美奶凶,軟萌腹黑,可下飯,又能安眠,還有一雙靈動天下的巧手,各種手藝極好!卻不料她是噬人的花!荼毒的茶!謀心的渣!小美女也很無辜,她一個穿越過來的千手魔術師,本來以為泡個天下第一美男,是個寵她入骨的二十四孝好老公卻不料他是殺人的簫!剔骨的刀!嗜血的魔!可不可以退貨?一句話總結全文:愛是一道光,甜到你發慌!展開

《渣妃是個說謊精》章節試讀:

第2章 嫁給植物人老公誰都知道,葉家三少已經成植物人三年了,甚至有人說,他早就已經死了,,葉家想震懾商場上的對手,所以一直隱瞞着他過世的消息。
現在葉家忽然說要讓雲慕白去沖喜,不得不讓懷疑,是要過去舉行冥婚,她可不要讓女兒嫁給一個死人。
比起區區一間房,自然是女兒幸福重要,何晴珠做出讓步,諂笑道:小白,你說什麼胡話呢,不就是一間房嗎?
都是小事,你今晚就住這兒吧。」
只要嫁過去做沖喜的,往後可就有她受的。
得了房間,雲慕白躺在床上,腦海中又浮現出十二年前,母親被潘建業抓着頭髮,狠狠往牆上撞的場景。
這麼多年了,她一直在找媽媽,只可惜杳無音訊,她一度懷疑,潘建業跟為了雲家產業,喪心病狂,早就殺了媽媽了。
第二天一大早,雲慕白就被叫起來。
她又重新看了看這個房間,想到現在潘建業跟住在這裡,就感覺胃裡一陣翻滾。
既然他們那麼愛住這裡,那自己就送他們點禮物吧,雲慕白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半個小時後,雲慕白穿上婚紗,坐在梳妝台上,脖子上那根半圓形吊墜的鉑金項鏈被化妝師取下,放在一旁,後又為她戴上一根玫瑰金項鏈,把她送上了婚車。
誰知,上車後,雲慕白坐在副駕駛座上,發現車的后座里,居然還坐着和她的兩個女兒。
潘長清和潘雅黛,她們倆從小養尊處優,嬌生慣養,看雲慕白的眼神,都充斥着不屑。
今天是我結婚,帶那麼多人去幹嘛?」
雲慕白坐在副駕駛座上,通過後視鏡冷掃一眼兩人。
小白,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我們作為娘家人,自然要送親的。」
何晴珠滿臉堆笑,眼中透着精光。
這葉家三少是活死人,可大少四少都沒結婚,而且四少現在是葉氏集團的掌控者,要是自己的女兒被看上,那自己就能進入頂流圈子了。
婚車很快就開到了葉家。
這裡是整個T市中心,最繁華的地段,周圍都是葉家的產業,葉家別墅位於正**,是權力富貴的象徵。
一到葉家門口,何晴珠和她兩個女兒,都是眼前一亮,她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奢華的別墅,現在是滿臉震驚。
唯有雲慕白,滿臉從容淡定。
這棟別墅看起來莊嚴肅穆,能讓人肅然起敬,別墅上有醒目的葉府二字。
何晴珠上前按門鈴,她已經迫不及待想把兩個女兒送進去,讓葉家大少和四少都看看了。
過了好一會兒,別墅里才緩緩走出來一個中年男人,打開大門,掃了一眼雲慕白:新娘跟我進去吧。」
這讓何晴珠心底一陣失落,她打着雲慕白的旗號說:難道不應該為我女兒舉行婚禮嗎?」
管家冷着一張臉,語氣有些不滿:本就是沖喜,所以老爺說了,婚禮就免了,人進來就好,答應你們潘家的條件一個都不會少。」
之後,管家就帶着雲慕白進了別墅。
壯觀宏偉的別墅里,四處都種滿了玫瑰花。
雲慕白被帶到客廳里,一個中年人手持金絲楠佛珠,手上戴着玉扳指,正襟危坐於**,渾身散發著強大的氣場,一旁還坐着一個穿着旗袍的中年女人,氣質非凡,雍容華貴。
這就是葉家董事長和夫人?
雲慕白與葉董事長對視時,從他眼裡撲捉到了一抹嫌棄。
她知道,這是因為他們都在嫌棄自己這張臉,皮膚黝黑,臉上有塊胎記,還有無數傷疤,誰看了都不會喜歡吧?
不過她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果然,葉子良立刻就起身了,丟下一句話:今晚你就去自己丈夫房內吧。」
一旁的女人也起身,語氣平靜地開口:我是寒辰的母親,以後你可以叫我媽,我送你去寒辰住的良辰園裡。」
嗯,媽。」
雲慕白試探性地叫了一聲。
蘇錦青雖然沒答應,可雲慕白的眼角餘光居然掃到她的嘴角,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葉家的別墅真是別有洞天,從外面看,是一棟獨幢別墅,想不到這裏面,居然分為好幾棟。
剛才雲慕白去的地方,是葉家最大的別墅,叫主葉園。
正對着主葉園的就是葉寒辰所在的別墅,名叫良辰園。
蘇錦青讓管家來開了門,推開門走進卧室,雲慕白就看到寬大的床上,躺着一個男人,旁邊的柜子上放着心臟檢測器。
今晚你就住這兒吧。」
蘇錦青說完,轉身就離開了。
看着床上躺的男人,雲慕白驀然瞪大雙眼,從進葉家開始,看到那麼多奢華的布置,宛如歐美皇宮,她都沒有絲毫震驚。
可現在,她看清了男人的長相,有些驚訝,因為這個男人的五官看着實在太眼熟了,可她又想不起在哪兒見過。
這個叫葉寒辰的男人,五年前,曾在商場叱吒風雲,當時的葉家還籍籍無名,就因為他的出現,一下子讓葉家成了整個Z國的首富家族,與其他三大家族,並稱四大家族。
這個男人長得實在太妖冶了,哪怕是昏迷不醒,也擋不住他高貴強大的氣場,令人心生敬畏。
不過他臉色紅潤,看起來不像植物人,為什麼會昏迷五年?
想到這兒,雲慕白就上前,給他把脈。
從十歲起,她就開始學習醫術,無論中醫西醫,她都略懂一二。
這一把脈,讓雲慕白心頭一震。
葉寒辰脈象跟正常人一樣,臉色也紅潤,五年前車禍造成的傷,應該早就好了。
懷着疑惑,雲慕顏用銀針扎了葉寒辰的手,**一看,恍然大悟,他之所以還昏迷不醒,是藥物所致。
這不禁讓雲慕白想到,偌大的葉家,家族鬥爭一定激烈。
葉子良一生花心風流,跟蘇錦青只是家族聯姻,根本沒多少感情。
所以,葉子良年輕的時候跟初戀生了大少葉霄凌,二少葉明楓跟葉寒辰才是蘇錦青生的,四少葉顧軒和五小姐葉芸馨都是葉子良婚後出軌,跟一個一線明星生的。
葉家的家族情況,雲慕白在決定嫁過來的時候,就已經讓人查清了。
不過他們的家族鬥爭,雲慕白沒興趣,她只想拿走葉家祖傳葯,救外婆。
嘭嘭嘭!」
門忽然被人粗暴地敲着,一聽就知道來者不善。
雲慕白收回銀針,起身開了門。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渣妃是個說謊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