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一錘砸到乾清宮,朱元璋愣了
一錘砸到乾清宮,朱元璋愣了 連載中

一錘砸到乾清宮,朱元璋愣了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趙野 韓菲菲

江燁下班路過彩票店,機選了一注,沒想到中了一千萬!次日,在郊區買了一棟別墅,裝修客廳時砸穿了一面牆沒想到一錘砸到了明朝,把朱元璋嚇了一跳,大喊:「護駕,有刺客!」突然!皇帝身邊出現四名錦衣衛,衣着華麗,身穿飛魚服,腰間佩戴綉春刀,喊道:「狗賊!拿命來!」展開

《一錘砸到乾清宮,朱元璋愣了》章節試讀:

第四章楊君廟第四章謝謝,不續杯了。」
韓菲菲嗓音沙啞。
守在咖啡館裏這一天,她精神時刻不敢鬆懈。
那個祖爺,也不知會不會出現?
他為什麼到韓家,沒有出手幫忙,也沒有找爺爺敘舊?
或許,他根本就不是祖爺。
韓菲菲不願相信爺爺那些荒誕的言辭,只是她無路可走。
現在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一絲希望,不想放棄。
韓家處在風雨飄搖中。
父親傷勢嚴重,爺爺病情刻不容緩,潰爛已蔓延的雙腿,最多還有半年壽命。
怎麼辦,究竟怎麼辦?
實在不行,只能咬牙嫁給蔡少涵,幫家人解決這次危機……夜色漸深。
咖啡館裏的人來了一波又一波。
對面的商場已經關門歇業,街上冷冷清清。
女服務員收拾桌椅時,忽然欣喜又慌張的說:是他,那個好看的小哥哥來了。」
韓菲菲扭過頭,見到了趙野。
穿着樸素,卻洒脫超然,臉上總帶着淡淡笑意。
趙野離開韓家後,按照管理會介紹的工作,到生態濕地修剪樹木,賺了些零錢。
他依舊在靠窗位置坐下,從兜里掏出一張張皺巴巴的紙筆,疊放整齊:給我來一杯摩卡,謝謝。」
女服務員準備咖啡的功夫,韓菲菲上去,坐在對面,目光灼灼的盯着趙野:昨天是你救的我,為什麼?」
趙野歪頭看着她的臉,說道:你想找我確認,我跟韓家的淵源。
那都是過去的事。」
今天中午……」趙野抬手打斷她的話:安靜。」
他在等咖啡。
韓菲菲傾着身子,胸口起伏,慢慢坐正身子,心緒依舊繁亂。
咖啡廳,幾個客人滿是驚訝。
那麼漂亮的女人湊近搭訕,居然被他給懟了。
更令人驚訝的是,女人拘謹地坐在一邊等候,不再吭聲,對男子表現的十分順從。
趙野喝完咖啡,抬頭看着韓菲菲。
感受到趙野目光,韓菲菲渾身一緊,手指捏着衣角,不知如何開口。
趙野淡淡的說:今天中午,我也在韓家。」
那你……」韓菲菲趕緊閉上嘴,心跳劇烈。
趙野淡淡的說道;明天早晨五點,我要去楊君廟一趟,你提前開車到老城區牌坊等我,對了,一個人來,我不喜歡熱鬧。」
嗯。」
韓菲菲忙點頭,你是答應幫忙了么?」
問一下你爺爺,去世之前有什麼遺願。」
趙野並沒選擇將糯糯那個小妮子的事直言出來。
道性由心。
他若心中沒有醒悟,任何強求也是枉然。
這也算是一道題,留給他慢慢悟。
韓菲菲神情黯然。
……次日。
韓菲菲早早趕到老城區牌坊。
接到趙野,直奔楊君廟。
車窗里灌進來的風呼嘯不停,韓菲菲抿了抿嘴唇,語氣有些緊張:我沒敢去問爺爺的遺願,如果他信仰的祖爺拋棄他,他連活下去的動力都沒了。」
隨你。」
韓菲菲心裏很不安,像是有未知的危險。
只是,這段對話如何繼續下去。
我可不可以問一下,我們為什麼要來這個廟?」
有的人,心裏有鬼。
閉關前也會尋求些精神慰藉。」
趙野目光看着楊君廟匾額,這兒曾是道家名地,老傢伙耳目眾多,信奉他的人不少。
就算那李大師不來,也能從老傢伙這裡得到些消息。」
韓菲菲將信將疑:那不就是3A旅遊景點么?」
……李福海春風得意。
他此次來梁州收穫頗豐,離開前還收了蔡少涵做徒弟。
《小輪轉》是早已失傳的上層功法,鎖在保險柜里簡直暴殄天物。
趕往楊君廟時,他一路上心情否非常好。
直到拜會老道爺,遇見那個穿着盡顯落魄的年輕人,心情才變得極度惡劣。
他先在大殿對楊君塑像三拜九叩。
小道童是言明老道爺在下棋,請他屋裡等候。
李福海擺擺手拒絕,能跟老道爺下棋的應該也是人物,結交一下也好。
他抬步進入後院。
不過六月天,後院已落滿樹葉,天地間一片肅殺。
李福愕然發現,老道爺正坐在院內,看着桌子出神。
道爺。」
李福海輕輕喚着,走過去一看。
老道爺肩上落着幾片樹葉,他手持黑子,面色僵硬難看,像是被住了勒緊喉嚨。
道爺,晚輩李福海,特來拜會……」別叫了,我白子不落,他暫時醒不了。」
一道聲音從背後傳出,使蕭瑟的天地中,多了幾分溫潤。
李福海原以為說話的是個高人。
扭過頭一看,那人穿着帆布鞋,褪色牛仔褲,的確良白襯衣洗的泛黃,是個落魄青年,身上沒有一點修為。
你是誰,敢在這裡大放厥詞!」
李福海眼中罩着兇狠的光芒,跪下磕頭認錯,饒你不死。」
我趙野敢跪,他敢受么?」
趙野面帶微笑,何須如風,你手上有一樣東西,是我送給韓家的,小姑娘就在休息室喝茶,你還回去,再道個歉。」
李福海微微眯起眼睛。
自古以來,殺人越貨的不在少數。
秘密最適合爛在肚子里,這人知道的多了,該死!
話多了,更該死!
後面便是荒山和怒江。
屍體餵給野獸,沉入江底,都不會惹來任何麻煩。
要是我不還呢?」
李福海獰笑着,如果不是身在楊君廟,老道爺守在旁邊,他早已動手。
你主修五行術法,到達靈虛期很不容易。」
趙野一副商量的語氣,韓家和我有些淵源……」李福海不耐煩地打斷話,你算個屁,你跟韓家淵源關道爺我什麼事?」
趙野見他蠻不講理,語氣也是盛氣凌人,有些無奈:這樣吧,咱們也下一局棋。
你若輸了,便聽我的。
我若贏了,東西你可以帶走。」
他不願傷害同道中人。
修行者要經過守性、御氣、三元,才可到達靈虛境界。
靈虛,對於修行者來說是質的飛躍。
到達這一步,真元凝聚,手中萬千術法變幻莫測,足以成為世俗人眼中的神仙。
如今,靈氣衰敗,能走到靈虛境的人少之又少。
後山有一處涼亭,你跟我是敢去么?」
李福海舔着嘴唇,身上煞氣瀰漫。
七八米外的銀杏樹上,翠鳥縮頭息聲,這種恐懼反應,源於生存的本能。
趙野皺了皺眉,說:好吧,我給你機會了。」
後山沒有涼亭。
不僅如此,連路都沒有。
粗大的枝幹遮天蔽日,濕氣瀰漫,到處是蚊子。
李福海在前面引路,他走到一棵老松樹下,抬腳踩死一隻老鼠,嘿嘿直笑:我也給你個機會,讓你開開眼界。」
趙野聳聳肩,好奇地看他耍弄什麼把戲。
李福海捲起袖子,貓着腰,右手朝老鼠爆肚皮伸進去。
滋滋……老鼠血像是熱鍋里的油,沸騰着,冒着煙,腸子也像蚯蚓蠕動。
李福海獰笑着:現在,我要把你的心掏出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一錘砸到乾清宮,朱元璋愣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