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武法九天
武法九天 連載中

武法九天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徐清雪 李昀

袁舟本是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從小靠乞討偷盜為生,嘗遍人情冷暖,最終因為皇子要來巡查,城主覺得影響市容在冬夜把他趕出了城市,冷死在雪原之上......一朝重生髮誓這輩子要成為人上人,登上武道的頂峰本以為自己是棄兒,後來才發現自己身上背負着血海深仇,古族滅亡謎團,神秘的聖教,接踵而來的大陸危機......陰謀詭計中他不退反進,他倒要看看誰以這天下為棋,這巔峰至尊他一定會登上去,神擋殺神佛擋屠佛!展開

《武法九天》章節試讀:

第5章李昀在前世,那不說大富大貴,起碼也是個花天酒地的主兒,之前的幾天因為冷不丁的到了這麼個地方,心態崩了,也不管自己面前的是啥,就都給吃下去了。
現在他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精神頭和胃口都回來了,哪裡還能吃下去這個?
就這樣,李昀只能暫時餓着,轉眼之間就到了晌午,正當李昀翻遍了這個一丁點的葷腥都沒有的房子的時候,一個清亮的聲音傳了進來。
李昀,三叔今個在嗎?
昨天我們拿來的豹皮可要好生處理了,那可是那頭豹子身上最值錢的物件了。」
李昀一聽就知道,這是徐清雪的聲音,這村裡的小夥伴雖然多,但是真正能做到既不因為李昀痴傻而嫌棄他又不因為他勁兒大而害怕他的,也就是徐清雪了。
李昀知道,徐清雪可是個可憐孩子,身邊只有一個老父親,據說以前是這十里八鄉出了名的獵戶,但是幾年前一次狩獵山彘的時候被發狂的山彘給結結實實的頂了一下,雖然撿回來一條命,但從那以後可就不能去打獵了。
徐清雪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經常獨自一人去山林里,算是繼承了他父親的衣缽了,而她這一身本領,再加上家裏面還有個父親不能撒手,直接就導致了她已然年過十六依舊沒能整上一門親事。
雖然她的樣貌就算是放在城裡也是拔尖的,但是這個年代的山野之人,誰認這個啊。
顯然就算是這個一心向著他的剛強小姐姐,也還是認為他現在腦袋還是有點毛病,要不然那麼值錢的豹皮,扔外面一晚上像話嗎?
在這麼一個不管哪方面都頂級的小姐姐面前,李昀當然不能再以之前的德行示人了,李昀心說,是時候展示一下真我了!
然後說出了一句他現在最想說的話。
那個......這個豹子肉......應該很好吃吧?」
徐清雪一聽這話,當下還是微微嘆息一聲,心說這個瓜娃子,估摸着這輩子也就這個德行了。
傻孩子,這肉雖算是珍奇,哪裡又能趕得上這皮毛的萬一,要不是昨日我據理力爭,村中的伯伯怎能同意將皮毛送到這裡?
你還是等三叔回來後讓他快快到縣城中去賣了吧。
那肉早就被分到的人家吃沒了,你就別在惦記着了。」
雖然知道李昀不一定能聽的太明白,但是徐清雪還是耐心的對李昀解釋着,對於李昀,她有着和別人不一樣的耐心,一部分原因是她覺得李昀有着比她還要凄慘的身世,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她內心深處其他的緣由,這可就不是現在的李昀能知道的了。
得!
吃沒了!
這幫吃貨,想來做出來的也不能好吃,不吃也罷!
本來想弄得葷腥先把自己的肚子整飽了,這一下子不但沒得到想要的結果,反而還讓這麼個小姐姐誤會自己依舊是個痴呆,這能不讓李昀窩火嗎?
但是窩火歸窩火,一個是肚子的問題,一個是面子的問題,李昀決心兩手抓,而且今天就得兩手都硬起來。
清雪姐,這豹皮昨夜因我和三叔談論的晚了,這才沒有收起,並非是不念你的情誼,我之前問出那肉食之事,實在是三叔留下的這食物難以下咽,這才在情急之下相問的......」......這一番話說出來之後,人家徐清雪本是柳葉彎眉,一雙妙目,這一下子就因為驚訝而擰巴成了一糰子,可見從李昀的嘴裏面說出來這樣的話帶給她的震撼有多麼的大。
李昀,你、你......」徐清雪支支吾吾半天,愣就沒說出來什麼,可見李昀今天讓她吃了多大的一驚!
清雪姐,這個事你先別驚慌,聽我慢慢道來,昨夜我和三叔幾乎那是一夜未眠,說的正是此事,話說我數日之前在那夢境之中......」和他三叔說的那些,李昀又和徐清雪說了一遍,說完之後,李昀死死的盯着徐清雪,自然是害怕她對自己說出來的東西持什麼懷疑態度,畢竟她和三叔不一樣,三叔是自己人,她嘛,最多算是半個自己人。
我就說,你既然生得如此神力,自會有神明護佑,如今終於也算是時候到了!」
有了這麼一句話,李昀就知道這個小姐姐也被他忽悠住了,既然這樣,這套說辭再稍加潤色,以後忽悠別人那也是不在話下。
嗯!
終於到了!
清雪姐這數年來,對小弟那端的是極盡照料之能事,李昀現如今也是無以為報,就先請清雪姐吃些好的吃食吧!」
徐清雪一聽這話又是一愣,心說這孩子到底是好了還是沒好?
他家都這樣了,還能有啥吃食?
還好的?
這......」清雪姐一去便知!」
李昀可是沒啥閑心等徐清雪消化他說的話了,原因很簡單,他餓啊!
於是他趁着徐清雪愣神的功夫,回身去那已經落了八百層灰的灶台上拿了點東西,然後一把拉起徐清雪的小手就往外跑去。
嘿!」
徐清雪還沒等掙扎呢,就不由自主的跟着李昀往外跑去了,李昀的手勁之大,她是知道的,於是也只能紅着臉沒做啥掙扎,跟着李昀往外跑去了。
其實這倒也不是李昀故意佔徐清雪的便宜,只不過是他實在是餓了,等不及了,再加上腦袋裏面想到了一個能填飽肚子的絕佳點子,這才不得已拉起了人家的小手,當然他自己是這麼給他自己開脫的。
狂奔了半晌,縱使徐清雪體力了得,也是微微有些喘息,小臉一片的潮紅。
清雪姐,你且先幫幫忙,去拾些乾柴來,我自有用處!」
徐清雪一看,李昀帶着她正是到了他們常來的一條小河邊上,雖然不知道李昀到底想要幹啥,但是她感覺李昀不管是從言語上還是氣質上,還真就都不一樣了,這就一口一個清雪姐,以前哪裡有過的事兒?
對於這樣的李昀,她有一種不由自主的信任感,於是啥也沒問,直接點了點頭,就轉身進了小河邊上的小樹林。

《武法九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