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食神寶妻:厲少,求寵愛
食神寶妻:厲少,求寵愛 連載中

食神寶妻:厲少,求寵愛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棠 孟循 現代言情

宮中首席御廚一朝穿越,成了雲城叱詫風雲的鑽石王老五厲霆琛的逃婚小妻子,還是剛被抓回來的,睜開眼,面對枕邊的帥臉,和原主留下來的一堆爛攤子......現在跑,還來的及嗎?等等,總裁,似乎很喜歡黏着她!穿越而來的御廚程綰綰,能否用古人的處世哲學和生活經驗,適應現代人多變且複雜的人際關係和豪門婚姻?遇到老公厲霆琛層出不窮的桃花,看她這個「豪門正室」怎麼逐個擊退!展開

《食神寶妻:厲少,求寵愛》章節試讀:

第2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夢齡,快隨姑姑進屋。」
蔡麗敏熱情地拉起蔡夢齡的手,不忘回頭使勁剜了一眼身後的周棠。
進了裡屋,蔡麗敏瞅見桌子上只有豆腐和白菜,眼裡一瞬間閃過鄙夷。
連一點葷腥都沒有,還不如她家呢。
但她嘴上還是甜甜地喊道:姑姑,姑父,我又來看你們和弟弟了,你們不會嫌我煩吧?」
怎麼會嫌煩呢,姑姑想你都來不及。
夢齡,你吃飯了嗎?」
蔡麗敏一見到她臉上就笑出花來。
蔡夢齡立刻親親熱熱地坐在她身邊,就算吃飯了,見到姑姑家的菜也會餓得再吃兩碗。」
虛偽。
周棠不着痕迹地翻了個白眼。
剛才她可清楚地看見了蔡夢齡眼裡的嫌棄。
不過蔡夢齡這兩面三刀的做派,她早已經習慣了。
夢齡,要不今天你就住在姑姑家裡吧,也省的來回跑。」
好啊,正好可以陪姑姑說會兒話。」
蔡夢齡很是高興,對着蔡麗敏撒嬌,姑姑我能抱抱小寶嗎?
幾天沒有見他,做夢都夢見我在逗他玩了。」
兩束眼刀立刻射向周棠,蔡麗敏瞪着她:怎麼,你還敢不讓夢齡抱小寶了?」
周棠忍不住心裏冷笑,她就知道,蔡夢齡肯定會找她的茬。
你的孩子你想讓誰抱都可以,只是請你看好,現在的小寶不哭不鬧身上也沒有傷,如果一會他哭鬧了或者有傷了,還請你擦亮眼睛,別著了別人的道!」
你,你——」沒等蔡麗敏說話,蔡夢齡便指着周棠,恨恨地跺了跺腳,周棠,你什麼意思嘛,我好心幫你,你卻這樣說我!」
聽到有人心驚了,周棠唇角上揚,拋給蔡夢齡一個無辜的眼神,我只是善意的提醒,並沒有指名道姓,你這麼心驚難不成你……」周棠沒有再說下去,只是意味深長地看向蔡夢齡。
在蔡麗敏向蔡夢齡投來疑惑的目光時,她才意識到,自己剛才聰明反被聰明誤了。
姑姑,你別聽她的,你要相信我,我真的從沒有掐過小寶,真的沒有。」
蔡夢齡可憐兮兮地拉着蔡麗敏的手,委屈地淚水在眼眶裡直打轉。
此地無銀三百兩。」
就在蔡麗敏剛想安慰蔡夢齡時,周棠小聲地嘀咕卻不偏不倚地傳入她的耳膜之中。
我看你皮又癢了,還不去看小寶!」
看向周棠的同時,蔡麗敏不動聲色地掙脫了蔡夢齡的手。
看着周棠的背影,蔡夢齡恨得牙痒痒。
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的劉江河突然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你怎麼了啊?
從剛才回來就一句話都不說,還愁眉苦臉的?」
蔡麗敏皺了皺眉。
劉江河擺擺手,不願意多說。
其實他一大早就往生產大隊那邊跑了一趟。
為了能得到鎮上的一個好差事,他最近沒少往生產大隊跑,也幫着幹了不好雜活重活。
然而都忙活了快一個月了,生產大隊那邊還是不願意幫他的忙,把他推薦出去。
看着劉江河一直耷拉着眼皮沒精打採的樣子,蔡麗敏心裏猜到了幾分。
是不是生產大隊那邊……不答應幫忙啊……」她小心翼翼地問着。
他們家剛生了小寶,劉江河擔子重,她也不敢對着他大吼大鬧地發脾氣,畢竟全家都指望着劉江河一個人養活。
唉……」劉江河又長嘆一口氣,還是沒忍住心口的怨氣,都是村裡那幫不知道變通的老東西,讓他們幫個忙都推三阻四的,他推他他推他,讓我給他們白乾活,就是不給我一個答覆。」
蔡麗敏一聽,馬上急了,是不是生產大隊他們欺負人了!
不行我得找他們去理論理論!
這不是仗勢欺人嗎,整天讓你白乾活不給錢,完了還不給你把事情給辦好了,哪有他們這樣的?」
算了,去了也沒用。」
劉江河低聲說道。
那也不能由着他們欺負啊!
要我說那幫老頭就是狗眼看人低,不鬧鬧他們就不行!」
蔡麗敏氣勢洶洶地,站起身來就要出門。
回來。」
劉江河阻止道,沒用的,那幫人就是欺軟怕硬,你要是去鬧,他們沒準還會把你抓起來。」
蔡麗敏被這麼一喝,還是坐了回去。
只是這麼一鬧,之前的氣氛都沒了,一時之間沒人說話,只剩下周棠抱逗弄小寶的聲音。
剛才和周棠較量,自己佔了下風,蔡夢齡心有不甘。
忽然她眼珠子轉了轉,嘴角浮現一抹詭異的笑容。
周棠,付澤川這幾天還有沒有找你啊?
我看你最近跟他玩的很好嘛,都不怎麼和我玩了。」
周棠沒接茬,靜靜看着蔡夢齡表演。
蔡夢齡狀似不經意地說道:我看付澤川好像還挺關心你的,前幾天不還給你送吃的來着?
哎,你說他是不是喜歡你啊……」說到這裡,她突然捂住嘴,像是不小心說錯了什麼話一樣。
周棠忍不住蹙眉,傻子才會覺得蔡夢齡是不小心說出來的。
果然,蔡麗敏接着話茬問道:夢齡你說什麼呢,誰喜歡周棠?」
沒有啊,姑姑,你就當我瞎說的啊,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清楚。」
蔡夢齡連忙搖頭,卻還是偷偷瞄了一眼周棠。
周棠瞬間想通,明白了蔡夢齡想要幹什麼。
因為上輩子,蔡夢齡在撮合她和孟循之前,就一直想把她推給付澤川。
她皺了皺眉,聲音也冷了幾分:你們先吃着,我帶小寶出去曬太陽。」
然而蔡麗敏沒有那麼容易糊弄,剛才蔡夢齡說的話,她聽的一清二楚。
周棠你站住,付澤川是不是大隊長的孫子?
他真的看上你了?
你跟他是怎麼一回事,還不趕緊說說。」
周棠的手忍不住握成拳,指甲陷入手心。
這個女人果真是屬黃瓜的,太欠拍了。
我的時間被安排的滿滿的,你覺得我會有時間像某些閑人似的到處亂逛嗎?」
閑人?
她竟然敢指桑罵槐!
今天的周棠怎麼感覺和以前不一樣了?
蔡夢齡有些懊惱,往日里她只需要將火往周棠身上一引,自然而然地便會引發一場不小的爆炸」。
可是今天……周棠,你是說我閑人嗎?」
你是不是我不知道,反正我不是。」
迎上蔡夢齡審視自己的目光,破天慌的周棠竟莞爾一笑。
這一笑竟讓蔡夢齡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蔡麗敏現在無暇顧及她們之間的話語,她沖蔡夢齡擺了擺手示意她不要說話。
你看這個時候了你還想糊弄我,夢齡都說了他喜歡你,這有什麼不好承認的?」
蔡麗敏追問。
這種高高在上的支配的語氣,周棠早已經受夠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食神寶妻:厲少,求寵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