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神品狂婿
神品狂婿 連載中

神品狂婿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岳陵 玉硯

每一天醒來,他都會重複自己成為上門女婿到那一天,從新鮮,到瘋狂,再到看淡一切的雲淡風輕,兩千年里,他曾嘗過世界上最大的刺激,也曾嘗過世界上最深的絕望;他曾自甘墮落,放任自流,也曾積極熱血,日行一善;他活在最長的一天里,也被困在無窮的詛咒里......可是無論如何,他都沒有真正放棄,直到出去的那一天展開

《神品狂婿》章節試讀:

第4章說好了是下午去見玉硯,小丫頭走後,岳陵百無聊賴的躺了會兒,便信步走出了房間,站在露台上,觀察着這個對他有些陌生,卻又似是而非的世界。
這個畫舫甲板上有三層,第一層外間是正廳,也是正式見客、宴請歡舞的舞台。
後面則是玉硯和小丫頭的住處。
第二層,是兩間小單間,用來單獨待客,或是住宿之地,可以看做客房。
岳陵現在便佔了其中一間。
兩間房一前一後,一間衝著船頭,一間對着船尾,各有露台、出入的門戶。
上下之途,卻是房間外的一側樓梯。
第三層,則作為放置雜物,和登高望遠的別間。
岳陵沒上去看,也只是聽小丫頭提了一嘴。
甲板下面也有些房間,是給駕擼搖桿的船工住的,算是下人房。
每艘畫舫幾乎都是這種格局,也各自有各自的特色差異。
玉硯雖離了怡情樓,但這艘畫舫因她出了名,也因她失了名。
出了名的畫舫值錢,失了名的畫舫可就成了不祥之物,玉硯暫時沒地兒去,老鴇索性作價給了她,倒也成了她目前唯一的大宗財產。
舫上只有兩個船工,都是一直跟着玉硯的老人兒,年紀大的叫黃伯,五十多歲,一臉的滄桑,話不多卻極為忠心。
年輕的那個,只有十五歲,除了幫着划船外,便是做些跑腿的雜活,名字叫二寶,是黃伯的侄兒。
整個舫上,就這麼四個人,安靜的讓岳陵有時候覺得自己身在鬼船上一樣。
站在船上看岸上,除了遠處一排排低矮的草屋外,並無其他,顯然這裡屬於貧民區。
再往極遠處,能看到隱隱的白霧中,屋脊層疊,鱗次櫛比,煙氣繚繞之中,恍恍惚惚的,卻掩不住浮華之氣。
那裡,應該是這座古代城市的心臟,屬於上層階級的天堂。
岸上,偶有百姓走過,好奇的眼光在畫舫上流連許久,走過了,還會不時頻頻回首。
岳陵看在眼內,忽然感覺這古代有着一種說不出的閑適,與後世那種,似乎從每一寸空間都迫散出的壓抑和急迫相比,讓他竟不由的生出幾分喜愛。
岸邊水草茂盛,這會兒雖然有些枯黃,卻仍有些不知名的水鳥在其中棲息。
岳陵看到,裏面就有先前看到的那種長腿黃羽的鳥兒,咕咕咕的,叫的倒也動聽。
只是他此刻肚子里有了食兒,倒也沒了再去估量那鳥兒有幾兩肉的心思。
時間就在這種閑適和無聊中渡過,岳陵驚訝的發現,自己毫無半分不耐,心中只感到平靜安詳。
這種感覺,很遙遠,記不清上一次是什麼時候了,生疏而已帶着淡淡的喜歡。
小丫頭再次過來喊他時,手中多了一件青色的袍子。
他那身劫奪自可憐的小巷乞丐的終結者套裝,早不知被扔到了何處。
這會兒要去見人,自是不能只着中衣。
小丫頭很有服務意識的幫着他穿衣,並為他整束邊角,一邊卻喋喋不休的說個不停。
......這袍子是剛從福寶坊買的,要二兩銀子呢。
還有這些中衣鞋襪的,全都是新的........我原說從二寶那兒拿些,小姐卻不肯,說那是下人用的,不好拿來待客......….唉,咱們小姐便是這樣,總是為旁人想的多些,可忘了前些日子,旁人是怎麼對咱們的,提起他們就讓人着惱..............」嘴中碎碎念着,言下之意,諄諄要岳陵記得恩情,倒也不是討要銀錢的意思。
所謂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岳陵心中有些彆扭,但好在小丫頭聲音糯軟,落入耳中直如泉水叮咚,頗為動聽。
這廝便也只聳聳肩,臉上那副殺剮任憑的表情,便又招來一通兒的白眼。
順着朱漆的木質樓梯下到一層廳中,一眼便見到窗子邊,一個白色衣裙的女子身影,背對着這邊,望着窗外出神。
岳陵心中不由的又升起那種寂寥之感,恍惚周圍都沒了聲音,清清冷冷的。
天地間,便只有一份孤寂。
身旁蝶兒舍了岳陵,幾步跳了過去,仰臉扯了扯那女子衣袖。
女子身子微微一顫,醒過神來。
隨着那倩影一動,岳陵只覺瞬間一切又都恢復了原樣,舫下的湖水聲,岸邊草叢中的水鳥鳴叫聲,遠處似噪雜,又似平靜的莫名之聲,便再一一回到了耳中。
輕輕的站起,轉身對着岳陵斂衽一禮,一方低垂的面巾後,傳出一個淡淡的聲音:奴家玉硯,見過岳公子。」
岳陵呆了呆,不由的摸摸鼻子,又抬手搔了搔頭。
他不知道該怎麼行禮。
想了想,這才兩手抱拳,對着玉硯拱了拱,咳了一聲道:哦,我是岳陵,玉硯小姐好。」
玉硯露在面巾外的眼眸中閃過一絲訝然,顯然是沒想到岳陵會有這麼另類的招呼。
小丫頭就在後面掩嘴偷笑。
玉硯明眸嗔了她一眼,隨即又歸於平淡,翠色的水袖中一隻白生生的小手向旁一引,請岳陵就座。
岳陵點點頭,大大方方的往一個墩子上坐了,那種隨意不羈的架勢,讓玉硯又是微微一怔。
岳陵面上不動聲色,暗暗的卻在打量着這個女子。
臉上矇著一方面巾,自兩耳處掛着。
面巾上露出的兩隻明眸,微一顧盼,便流轉着黑寶石般的璀璨。
精緻的月牙兒眉上,額頭光潔白皙,卻在靠近髮髻處,有幾個紅點刺目。
岳陵目光不由一凝,目力運足之下,隱隱的看到,那方黑色面巾下,星星點點的,似有類似突起,連成了一片。
他後世時,是以商業天才顯名。
原本一個小小的診所,被他經營的風生水起,後來更是藉此積累,踏入多個領域之中,極短的時間中,便登上歐美富豪榜。
時人都看到的是他驚才絕艷的商業才華,卻不知他自己最得意的,卻是學兼中西的一手醫術。
其中更以刀圭外科之術精擅。
當時那個小診所,只美容一項,便為他積聚了龐大的財富。
也是這廝,相當得意於當時眾多豪門女性青睞的憑仗。
此時,目光只在玉硯面上一轉,登時便看出,這玉硯所謂的毀容,多半是一種皮膚病。
只是在未詳細了解前,其中的病因,一時難以確定。
但自料憑一身本事,一旦診察清楚,治癒此病卻也不該是什麼難事。
他這條命是被人家所救,又接受了不少相贈,這會兒便暗暗盤算着,是不是主動開口提一下。
如能給這美人兒治好了臉,這份情也算還上了。
當然,若能藉此,跟這位據說曾經美艷無雙的美女勾搭上,更是美事一樁。
只是這番心思,在眼前這美人兒渾身上下透着的一股清冷麵前,他竟感到有些難以開口。
似乎一張嘴,便會冒犯了一樣,心中不由暗呼邪門。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神品狂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