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如恩賜亦如劫
你如恩賜亦如劫 連載中

你如恩賜亦如劫

來源:google 作者: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笙 現代言情 紀彥瑾

四年後,他在新聞上看到她母憑子貴的消息,身旁的孩子眉眼卻和他十分相像訂婚宴上,他帶着巨額聘禮去搶人,喊話整個京都,只有他能讓她母憑子貴,否則,紅杏出牆一尺,他就挪牆一丈她穿着性感優雅的連衣裙,嘴角斂着笑看着來勢洶洶的男人,「果然,阮少爺還是這京城的天,那就先支付一下孩子四年的撫養費吧!」(友情提示:男女雙潔)展開

《你如恩賜亦如劫》章節試讀:

第2章 只是紀少奶奶姜笙遲遲沒有回答,這讓賓客席炸開了鍋,不知道的還以為姜笙要臨時反悔呢!
韓中明聽到耳邊的聒噪聲,臉也沉了下來。
姜笙在搞什麼?
這種場合掉鏈子嗎?
就在韓中明壓抑着怒火,賓客們疑惑時,姜笙終於開口了。
我願意!」
姜笙的回答讓紀彥瑾一愣。
他沒想到姜笙的聲音那麼好聽,空靈似是百靈鳥。
可驚訝不過一秒,紀彥瑾又恢復了原狀。
他怎麼可能對一個素不相識的女人產生好感?
更何況,韓姜笙名聲讓人不敢恭維!
這樣的女人就算是倒貼紀彥瑾都不要。
看着姜笙和紀彥瑾兩人交換對戒,台下的韓中明和紀家老夫人這才露出滿意的神情。
婚禮結束,姜笙跟着紀彥瑾來到紀家,走進屬於她的婚房,姜笙注意力都放在了房間的布置上。
果然是安陸市的豪門,布置婚房肯定花了大手筆吧?
姜笙立在某處,剛要轉身,險些撞上紀彥瑾!
啊——」姜笙身體下意識往一側倒去,幸虧紀彥瑾及時攬住姜笙的腰這才避免了摔倒!
姜笙有些心有餘悸,紀彥瑾悶聲不吭突然站在自己身後這樣很嚇人的好嗎!
呵,這算是投懷送抱么?」
沒等姜笙站穩,紀彥瑾冷諷已經躍入耳中。
姜笙呆了下。
不明白紀彥瑾這話是什麼意思。
用不着這樣看着我,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
韓姜笙,打着娃娃親的名號嫁給我,不正如你所願?」
這是紀彥瑾第一次稱呼自己。
姜笙下意識咬唇,秀氣的眉心也擰了起來。
韓姜笙。
不,她不姓韓!
我沒有。」
姜笙解釋。
且不說婚前姜笙根本不認識紀彥瑾,哪怕是兩個人結婚了,她對紀彥瑾也沒有任何感情基礎!
哪裡來的如願以償?
對於姜笙的說詞紀彥瑾自然不信。
是么?
那再好不過,韓姜笙,今晚我把話放在這裡。
我娶你不過是履行義務,你的身份只是紀家少奶奶,除此之外,不要再痴心妄想別的,懂嗎?」
紀彥瑾銳利的黑瞳緊盯姜笙,強大的氣壓讓姜笙險些喘不上氣。
這一刻,姜笙意識到紀彥瑾對自己的敵意很大!
這種莫名的敵意從何而來姜笙不得而知,就算是剛認識,紀彥瑾語氣也沒必要這麼難聽吧?
我知道。」
在強大的壓迫下,姜笙無奈點頭。
不用紀彥瑾多說姜笙也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嫁進紀家前她就有心理準備了。
大不了就是過上喪偶式婚姻,反正她的人生已經不能再糟糕,就這點要求姜笙不會拒絕。
紀彥瑾沒想到姜笙那麼快就答應了,眼底閃過一抹意外,隨後滿臉狐疑地打量姜笙。
黑瞳更是沒放過姜笙臉上的任一表情!
這還是他認識的韓家大小姐嗎?
雖然疑惑,可紀彥瑾卻不願浪費時間和姜笙多費口舌,直接進衣帽間換衣服。
前後不過幾分鐘,姜笙只聽到一聲哐當的關門聲,抬頭看向緊閉的門,緊懸的心臟這才放下。
雖然不知道紀彥瑾去哪裡,但紀彥瑾不在婚房姜笙覺得自在多了。
耳邊回蕩着紀彥瑾的話,姜笙面對空曠的房間扯了扯唇。
她現在最要緊的就是趕緊將母親的病治好!
其他的等薑母病好之後再說!
紀家大院。
紀彥瑾坐上車,拿出手機看到助理的短訊。
紀總,我們地毯式調查過了,那晚出入酒店並且佩戴那條項鏈的女人只有林小姐!
還有,監控拍到林小姐是第二天才離開的酒店,時間前後都能對上!」
對了,那條項鏈是蒂芙尼的新款,全球只有一條!
我們打聽到林小姐日前曾高價買下項鏈!」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你如恩賜亦如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