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寒門秀才
寒門秀才 連載中

寒門秀才

來源:google 作者:冰神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季翡翠 季連君

季連君知道自己若是不反抗,妹妹遲早會遭殃,他的忍耐只是給逞凶的人放肆的借口;如今展開

《寒門秀才》章節試讀:

縣太爺雖不相信季連君能殺的了陳東明。
但,必須要給陳家一個交代。
不然,惹怒陳家,那他將來的好處可就打水飄了。
所以,人究竟是不是季連君殺的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陳家既已認定是他殺的,那就必須得是他殺的。
縣太爺看着季連君離去的背影,一個計劃在腦海中孕育而生。
不就是證據嗎?
想要多少沒有?
季連君並不知道縣太爺的惡毒計劃,回家之後便盤膝而坐,開始修習儒道十式。
其實,儒道十式並不是十招武學招式,而是十套涵蓋了武學、文學、醫術、風水等等的奇書。
昨夜子時,老者影像在季連君腦中演示的招數,乃是武學這一套中的一部分。
在天道一氣的加持之下,季連君將儒道十式都刻印在心,能隨時調取學之。
手無縛雞之力,是他最大的痛點,他自然是先學習武學。
學武先學運氣,他跟着書中的步驟,一步一步,先是感受到丹田發熱。
之後,引導丹田內的氣,遊走於渾身的經絡。
舒服,這是他的第一感受。
不知道過了多久,等他睜眼的時候,他只覺身輕如燕。
縱身一躍,居然跨越桌椅,穩穩地從床上跳至門口處。
不僅如此,在這寒冬臘月,他一件單衣,卻不覺寒冷。
心下雀躍不已,反身一跳,繼續坐回床中修習。
... 第二天。
一大早,十幾個衙差將季家茅屋給包圍。
為首的衙差,吩咐其中兩個,踹開大門。
其實,在他們靠近的時候,季連君就已經感知道了。
並且,也猜測到縣太爺那個狗官定是偽造了證據。
「季連君,我們奉縣太爺的命令,將你這殺人兇手逮捕歸案。」
呵... 季連君冷冷一笑。
「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們想如何在栽贓陷害。」
此刻,季連君在心中決定,如若那狗官真敢往他身上潑髒水。
那他並不介意為民除害。
「帶走。」
為首的官差沒有與他多費口舌,示意手下將人銬上鎖鏈。
「慢着,你們放肆。」
突然間,門外傳來縣太爺驚慌失措的聲音。
隨即,人沖入屋內,一個耳刮子重重扇在為首衙役的臉上。
「你這狗東西,居然敢假冒本官的名義來逮捕季連君?」
「說,你是不是私自收了陳家的錢財,才敢這麼做?」
縣太爺怎麼倒打一耙,分明是他自己吩咐的。
這下,所有人都悶逼了。
縣太爺則是暗自慶幸,在還沒釀成大錯之前,先把髒水潑出去,自己好撇清楚關係。
說來也巧,這狗官吩咐衙役來季家抓人之後,便上街吃東西去了。
不曾想看到一支來自京中的官隊在問路。
一聽,問的還是季連君家。
狗官心思縝密,為保安全起見,上前詢問一番他們找季連君何事,這才得知季連君高中狀元。
這個消息,讓狗官的眼珠子都驚訝到差點掉出來。
便抄小路,急急忙忙地趕了過來。
若是在報信官隊之後才來,那麼他的烏紗帽恐怕要不保。
誣衊當朝狀元是殺人犯,這罪他可擔待不起。
季連君微眯雙眸,顯然也弄不懂狀況。
「大人,恕在下愚昧,不知你們在玩的哪一出。」

《寒門秀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