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嫡女狂妃:邪王,狠狠愛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愛 連載中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愛

來源:google 作者: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斯年 沈蔓 現代言情

她末世頂級殺手,刀槍劍戟無所不精,愛好美男,性格不羈,未料一朝失蹄,竟穿越至異世大陸,成為世家廢物嫡女爹不要,後娘欺,地位被奪,嫡賤庶貴?火傾羽冷魅一笑,這世間既然要以強者為尊,那她便要腳踏所有人,一路殺,一路踩,成為這個世界的主宰!再抱得美男歸!展開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愛》章節試讀:

第2章 回龍城傅斯年穿過夾到時,卻在她面前停了下來,沈蔓心頭一顫,就聽他低沉的聲音道:三百萬不夠?」
沈蔓垂着眸,緊緊地捏着手裡的包卻不吱聲。
傅斯年只揮了揮手,一旁看熱鬧的人便一鬨而散。
他理了理袖口,輕笑一聲:簡單,與其便宜這幫畜生,不如便宜小爺我。」
他朝着沈蔓挑了挑眉,面露幾分痞氣:沈老爺子還要做三次手術吧,你還有一個月的時間,這一個月里,看你的表現。」
傅斯年說完,邁步朝着大廳外去,身後的保鏢上前示意她:沈小姐請。」
沈蔓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要沈蔓做他一個月的情人,但目前來說,這是最好的選擇……六年後,龍城機場。
沈蔓牽着五歲的沈潤遠走出機場。
媽咪,我好熱啊,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回家呀?」
正值盛夏,剛走出機場,沈寶就有些受不住了。
沈蔓滿是歉意的揉了揉沈寶的腦袋:沈寶乖,待會兒梁叔叔就來接我們了。」
說著,她將手裡的傘往沈寶那邊傾斜了一點。
沈寶抬頭,推了推沈蔓的手:媽咪也不能曬到太陽哦。」
沈蔓笑笑,一輛英菲尼迪停在路邊,只聽滴滴」兩聲鳴笛。
沈蔓牽着沈寶過去,沈寶已經熱的不行了,車門一開,他就鑽了進去。
從車內出來一個男人,正是喬梁。
他摘下墨鏡,看着沈蔓,滿意的笑道:沈大小姐,看來這六年在新城混的不錯嘛。
歡迎回來。」
沈蔓無奈的笑了笑,收了手裡的傘上車:喬醫生,你就別挖苦我了。」
兩人談笑間,英菲尼迪揚長而去。
布加迪跟在身後,在英菲尼迪停的位置停了下來。
司機透過後視鏡瞄了一眼坐在後排的傅斯年,只見他雙腿交疊,臉色陰沉。
爺,我們現在怎麼辦?」
傅斯年沉默着,沒有回答,但這車裡的氣氛莫名的詭異。
他握着手裡的白玫瑰,修長的手指輕輕摸索着嬌嫩的花瓣,目光複雜的落在花心上,彷彿透過手中白玫瑰,看到的不是花,而是一個人。
記得六年前,沈老爺子手術後,沈蔓也去了新城,也是在這個機場上,送走了沈蔓之後,他的發小曾調侃他:奇怪,沒見你對哪個女人這麼執著過,你怎麼了?
吃錯藥了?」
他當時點了支煙,笑而不語。
沒有人知道,他惦記了沈蔓十幾年,在她剛上國中的時候,他就惦記上了。
想着剛才沈蔓毫不猶豫的上了別的男人的車,他心裏就莫名窩着一股子怒火。
傅斯年伸手扯了扯領結,語氣冷漠:跟上去。」
司機不敢猶豫,一腳油門跟了上去。
喬梁將沈蔓和沈寶送到了沈家以前的別墅外。
在回來之前,沈蔓就已經聯繫好了人將這房子買了回來,畢竟是祖宅,當時用作抵押,實屬無奈之舉。
需要我幫忙的話,隨時給我打電話。」
喬梁道。
沈蔓牽着沈寶下了車:謝謝你啊喬醫生。」
沈寶懷裡抱着喬梁送他的積木套裝,一臉認真的道:梁叔叔要經常來我家玩哦。」
喬梁伸手摸摸他的臉頰:好,有空叔叔來陪你搭積木。」
沈蔓有些無奈:真是抱歉,你轉成來接我們,還害你破費。」
喬梁笑笑:沒關係,反正我今天休息,正好有空,而且小孩子的東西嘛,花不了幾個錢,主要是沈寶喜歡就好。」
三人道別之後,送走了喬梁,沈蔓牽着沈寶往別墅里走。
沈寶突然道:媽咪,要不然讓梁叔叔當我的爹地好不好?
他好像很喜歡媽咪哦」沈蔓無奈的笑笑:你啊,別整天想些有的沒的,那是永遠都不可能的。」
聽着沈蔓的回答,沈寶不由的發出一聲惋惜的感嘆:那還真可惜,我還蠻喜歡他的,我們在新城的時候,他就有給我寄好多好玩的,現在還給我買積木。」
沈蔓回答:那你們可以成為很好的朋友啊。」
真的嗎?」
說話間,母子兩已經走進了鐵門,嬉笑的聲音也逐漸消失。
黑色的布加迪停在一旁的布滿雜草的小道上,傅斯年聽着母子兩的談話,心頭怒火中燒。
他懷疑,沈寶是他的孩子,而沈蔓竟然沒有告訴他,她給他生了個兒子。
車內的溫度驟降,司機緊張的咽了咽口水,不敢出聲。
掉頭回去。」
傅斯年聲音冷漠:讓人去查,她最近在幹什麼。」
是。」
布加迪揚長而去。
別墅內,在回來之前,沈蔓就拜託喬梁找人來打理過了,連花花草草都一併修剪過了。
她帶着沈寶走到院子內,一旁泳池裡的水在太陽光的照射下顯得波光凌凌。
哇偶~媽咪,我好喜歡這裡!」
沈寶拉着沈蔓的手道。
他在新城長大,起先還擔心他住不慣,但是現在看來,好像並不需要擔心了。
沈蔓欣慰的笑:好了,我們先進去吧,等晚一點在出來玩,現在太熱了,容易中暑的。」
恩恩!」
沈寶牽着沈蔓的手便進去了。
廳內,沈蔓讓沈寶坐在沙發上先自己玩,家裡的女僕小簡端上來果汁,沈寶笑着答謝。
沈蔓上樓收拾了東西,換了衣服下樓。
小姐,」小簡站在樓梯口,接過她手上的披肩,隨口問道:姑爺沒同小姐一起回來嗎?」
聞言,沈蔓有些詫異,她愣了愣,還沒說話,一旁搭積木的沈寶就道:不可以哦,媽咪不喜歡提起爹地的事情,小簡姐姐想聊天的話,可以問媽咪別的事情哦。」
小簡一聽,頓時有些着急了,她忙深鞠了一躬:對……對不起小姐,我、我不知道,我下次不會了……請原諒……」沈蔓默了默,只是輕輕舒了口氣,道:沒關係。」
畢竟她確實也不知道,沈蔓也不想因為那個人的事情而過多追究。
沈蔓走向客廳角落的一間小房間,一邊叮囑道:沈寶就在客廳里和小簡姐姐玩,媽咪要去工作了哦。」
好~」沈蔓笑笑,走進房內,將房門合上。
這裡是她特意交代留出來的房間,裏面空間並不大,但足夠她用來工作了。
房間內,擺滿了畫和數,還有整理好的設計稿。
在新城的這幾年,她一邊照顧爺爺和沈寶,一邊靠設計服裝和寫小說賺錢。
怎麼說她也曾是龍城第一設計學院的高材生,雖然沒讀到畢業,沈家破產,她不得已輟學。
但與她而言,已經足夠了。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不管是服裝設計方面還是寫小說方面,現在的她可謂是風生水起,雖然知道她真是身份的人鮮少,但錢到賬就可以了。
她坐在窗邊的桌子前,正仔細對比着兩份設計稿的不同之處,一旁的手機突然傳來了消息提示。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