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寧異姓王
大寧異姓王 連載中

大寧異姓王

來源:google 作者:你在何方啊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慶陽公主 林坤

林坤穿越到了異界朝代,因為說書牽扯到了皇族,而瀕臨死亡!後來為了保命,調查一件離奇的案件,重獲新生!成長為整個大寧朝的唯一一個異姓王爺展開

《大寧異姓王》章節試讀:

七皇子自己心知,這所有的皇子之中只有二哥和自己近一些。

其他的人似乎都拿自己當不存在,根本沒人在意。

但二哥和大姐卻是主動開口了,這也使得所有人也都是異口同聲,想讓朱純意將他所做的詩讀出來。

這個時候了,朱純翼可不敢妄自做主,他便把目光投向了宣文帝。

「爾等皆是朕的皇子,也該享有同樣的權利,既然大家都想聽聽,那翼兒你就讀一下吧。」

皇帝對這事兒想的也非常隨便,也知道自己這七兒子水平如何,原本都是考慮着打算聽完七皇子的詩,就結束今天的晚宴。

連父皇都這麼說了,朱純翼若是再推脫,那就顯得過於虛假。

輕咳了一聲,隨後朱純翼便將自己面前的那張紙拾了起來。

蝶舞萱苓喜氣新,年年歲歲慶生辰。

碧凝香霧籠清曉,漸入杏花妹小春。

酩酊須返醉卧尋,九轉杯冷又重溫。

絕代佳人永不老,長擁笙歌歡堂雲。」

全場寂靜,竟然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

這是七弟的作品,怎麼可能,七弟如何能寫得出來這樣的詩。

朱純翼看着這些人那一副很是驚訝的表情,不知道自己這首詩究竟怎麼樣,是不是寫的不夠好?

可即便是比不上大哥的那首,但與其他人的相比,應該不會比他們差吧。

「哼,小爺我早就知道了,這些傢伙一定會被震懾住,果然不出小爺所料。」

林坤心中想着,便見到朱默默當時站起身來。

「七弟,把你這首詩送給姐姐,好嗎?」

這,這卻是為何,姐姐何等大才,怎需要我這首詩呢?

朱純翼雖然意外,但還是恭敬的將自己的那張紙遞上去,送給了朱默默。

「好詩,這是曠世難得的好詩啊,而且還非常應景,不錯。」

看後,朱默默是免不了的,大家誇讚。

剛剛還準備好說辭,想要安慰自己這位七弟的其他幾位皇子,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

一個個的都愣住了,只有這二哥朱純生,首先打破了僵局,跟隨着自己的皇妹讚賞。

「七弟竟然還隱藏着如此高深的學識,是二哥唐突了,就憑此詩,七弟就足以被稱為大才了。」

其他的人,自然也都開始了對七皇子的誇耀。

更包括幾個妃嬪之間,也都是非常羨慕的眼神,看向了顏妃。

這個當娘的,竟然還說他兒子不會寫詩,真的是有心機,隱藏的夠深的。

這才叫做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將這首詩非常珍惜的收了起來,隨後,朱默默便提議,今年的後輩論才,應該讓他的七弟朱純翼奪魁。

久經沙場之人,拾起筆墨,便有如此才學,相比整日里知乎者也的其他人,那是更為不易了。

眾人沒有異議,畢竟,每個人都不傻,皇帝更聰明,即便是那幾位哥哥不想七弟出什麼風頭,但事實已經擺在眼前了,他們若是再高唱反調,那豈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

皇帝和皇后互相商議了一番,最後決定將這一次比賽的決策權交給生日宴的主角,慶陽公主,朱洋洋!

朱洋洋自然也很喜歡這首詩啊,尤其是七哥這個不懂文采之人所作,就更沒有理由拒絕了。

最後,朱純翼不出意外,奪魁。

晚宴之後 ,回到自己的住處,林峰是迫不及待的想進房間去查看,那位宮女姐姐現在的傷勢情況。

雖然還是在昏迷,但是吃了自己所配的藥劑之後,那一張俏臉正在逐漸的恢復紅潤。

也明顯能看得出來,表情不是那麼痛苦了,今晚便可以醒過來,自己便能查出七皇子交給自己的那件事情的真相。

正在轉回自己府中的朱純翼,被後邊快步追趕上來的兩位公主攔住了去路。

「七哥,姐姐說那首詩不是你寫的,現在沒有別人,你跟小妹說實話,那首詩,究竟是不是你寫的?」

朱洋洋是眨着秀麗的卡姿蘭大眼睛,悄聲在朱純翼的耳邊詢問。

其實朱純翼自己心中非常清楚,這種小把戲是根本瞞不過自己的大姐。

而且大姐將那張紙要回去,也是在觀察那字跡,所以被朱默默發現,一點都不奇怪。

「確實,不是臣弟寫的,剛剛也多謝姐姐沒有拆穿臣弟?」

看着姐姐,朱純翼有點尷尬,但還是紅着臉說出了真相。

聽到這首詩的作者竟然會是一個新晉的小太監,朱默默似乎很是好奇。

卻不知道這位究竟是個怎樣的太監,竟有如此大才。

「七弟,既然你跟他相熟,姐姐能不能求你幫個忙,讓他去你那兒,姐姐那兒正好缺一個掌事太監呢?」

這可不行,朱純翼把他安插在後宮是有重要的作用。

掌事太監,現在可絕不能讓他做,就算是姐姐再喜歡這個小太監,那也得等以後再說。

「這個,姐,他才剛剛進宮,這裏面還有很多的規矩,他還不懂,掌事太監,他做不來,還是讓他在司宮監磨練一番,再做決斷吧。」

這邊,慶陽公主一聽說姐姐想要那名小太監,頓時也來了興趣。

便也是撒着嬌的樣子,想要求求自己這位七哥,那個太監一定到時候,要送給自己,而不要給姐姐,就當是七哥送給自己的成人禮物。

慶陽公主還可以讓那個太監,教自己文墨之才。

姐姐已經是大才女了,還要他做什麼,但自己不行,自己還有許多東西要學的。

朱純翼瀚然一笑,沉默着,沒答應,卻也沒拒絕。

而作為大公主,朱默默卻沒再繼續與妹妹爭搶,而保持着聽之任之的態度。

此刻,林坤正在與其他的同伴一起共進晚餐。

大家都在開心的,聊着今天,關於公主生辰宴的事情,皇家還真的是大手筆呀。

這一次的場面之宏大,宴會之氣派,着實是前所未有的。

即便是皇帝自己的生日,都從來沒有搞得這麼隆重過。

而此刻,林坤所考慮的,卻是自己房間里的那位。

宮裡的東西是不允許偷拿的,可林坤的房間里還有一個病號呢。

得想辦法為她搞點吃的東西帶回去,林坤便在自己的腿上放一張深黃色的牛皮紙。

然後自己吃一口東西,便將菜往腿上面弄上一點。

還往牛皮紙上塞了一個大饅頭,整整這些都做好,林坤這邊吃完了,便將那牛皮紙都包疊起來,塞進懷中。

而後便是大搖大擺的離開了膳房,回到自己的住處。

眼見着這名宮女的氣色比以前好多了,而且也微微轉醒了,竟然還能自己緩緩的坐起來,雙目微閉,含硒而做,似乎正在給自己調養氣息。

林坤將吃的東西放在一旁。

「安心在此處住下,這位姐姐,你放心,有七皇子庇護,絕不敢有人來冒犯。」

聽到七皇子這個名字,那宮女一雙美目,忽然睜開,似是很驚奇的樣子。

「你是七皇子的人?」

林坤點點頭。

「我知道了?」

宮女回答了這樣幾個字,隨即恢復平靜,再一次開始調息身體。

「姐姐,你當時昏迷的時候說了一句,那件事情有眉目了,究竟是什麼事兒啊?」

林昆不想跟他啰嗦,直接開門見山。

而且,這位宮女受了如此嚴重的傷,想必,也就是因為她所調查的事情吧!

能在皇宮中如此行兇,宮女必是觸及了某些大人物的利益,才會遭遇殺人滅口的危機。

「沒什麼,當時主要是為了讓你救我,所以,這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會那麼說的,弟弟可千萬別怪罪於姐姐?」

什麼玩意兒,我這冒着掉腦袋的危險,把你救回來,又去請七皇子做了那麼多啊,又是給你搞葯。

到頭來可倒好,你竟突然告訴我,是故意設計我,才那麼說的。

果然是最毒婦人心,女人心,海底針,你的詭計多端的,已經超過小爺我了。

就算你是美女,也不應該如此誆騙與小爺啊?

略顯生氣的樣子,直接睡到了一邊,因為自己的同伴,在七皇子的安排之下,這些日子都不回來了,主要就是為了給自己機會,向這宮女詢問,關於那件事。

所以這整鋪炕是足夠兩個人睡了。

轉頭看了一眼,似乎已經閉起眼睛熟睡的林坤,這宮女喃喃的,小聲自然的。

「沒想到,你竟然也是七皇子的人,這件事情,姐姐不跟你明說,你可千萬別怪姐姐,這件事情牽扯太大,姐姐不想連累你。」

林坤這邊睡得很熟,這宮女的傷勢也逐漸的恢復了。

她不想打擾到林坤,隨後便是躡手躡腳的準備下炕,悄悄的離開。

可自己的身體剛剛準備動,卻是被林坤一個翻身,面朝著那宮女的後背,手臂搭在了這宮女胸口處。

而林坤的腿,便也就順勢的騎在了那宮女的腿上,整個將她攬在自己的胸前。

林坤的這番動作,讓這宮女一張俏臉瞬間羞憤,卻也是脹的通紅。

這傢伙的手是不偏不倚的,正好捂在自己的那個位置。

胸口高低起伏的,宮女開始憤怒的喘着氣。

畢竟是眼前這個小太監救了自己,她又不忍心真的對於一個太監動手。

「我必須要走了,不能再耽誤下去了,否則,會連累他的,而且,這件事情會很麻煩。」

《大寧異姓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