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回八零:糙漢老公小俏媳
重回八零:糙漢老公小俏媳 連載中

重回八零:糙漢老公小俏媳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於敬亭 現代言情 穗子

【軟萌女主vs溫柔糙漢】爹不疼娘不愛,家窮人胖,嫁了個老公還不是個好餅,陳涵穗以為自己拿了一把爛牌死後才知道,她親娘是女大佬,她老公是未來土豪對她愛的死去活來的,換個角度看世界一切都不同了……重生回到20歲這一年,涵穗決定把爛牌打出王炸來然而,面對全村第一刁蠻的婆婆、陰陽怪氣的小姑、不是個好餅的老公……軟萌的涵穗抱頭:我覺得我不行男主:我覺得你還可以搶救一下,來,老公給你個人工呼吸展開

《重回八零:糙漢老公小俏媳》章節試讀:

第4章王家圍子有好多個屯,楊家屯在裏面算是小的,裏面有四十戶人家。
穗子的娘家就在後趟街兒西邊第五家。
穗子透過破爛的門看,院里堆得亂七八糟,髒了吧唧。
她親媽沒回城時,家裡從沒這麼邋遢過。
親媽是下鄉知青,城裡人愛乾淨,家收拾的井井有條,院里種滿花。
三年前媽回城了,剛走不到倆禮拜,父親就領着後媽過來。
柳臘梅是後媽帶過來的,這娘倆進了老陳家,穗子沒過上一天好日子。
後媽王芬芳是個奇懶無比的女人,院子里的花全都枯萎了,垃圾丟的到處都是。
你站這等着。」
於敬亭看穗子站在門口愣神,以為她是怕她後媽。
倆人結婚後第三天回門,她在家哭的跟死了親娘似的,於敬亭那時候就看出來了,她跟後媽感情不好。
有你在,我怕啥,走!」
穗子深吸一口氣,她現在已經不是遇到事只會哭的傻姑娘了。
嗤,現在知道你男人厲害了?」
於敬亭被她一誇,尾巴好懸沒翹到天上去,膨脹了。
他抬腳,朝着大門那麼使勁一踹。
砰!
破爛的大門發出最後的吼聲,碎成兩半。
柳臘梅,滾出來迎接你爹!」
於敬亭氣沉丹田咆哮。
穗子那點傷感都被他這一嗓子喊沒了,差點沒樂出來,眼尖的看到隔了一家的老李家的倆兒子正嗑瓜子看熱鬧。
老於家的街溜子這是抽什麼風了?
跑到老丈人家鬧騰了,哈哈!」
還讓他媳婦的姐喊他爹呢——差輩了吧?」
倆小伙看的津津有味,李家大哥出來,一手牽一個把他們拖回去。
於鐵根的熱鬧你們也敢看?
不怕他把你倆踢河裡去?」
沉穩的李家大哥威脅倆弟弟。
專註叫陣的於敬亭沒有聽見李家的對話,否則只怕李家的門也要跟陳家一樣遭殃了。
陳開德推門出來,看到自家這不着調的女婿把大門踹碎了,血壓蹭蹭往上漲。
你這是幹啥?」
冤有頭債有主,你往邊上站,讓柳臘梅出來受死!
讓她和她那黑心肝的娘給我媳婦磕三個響頭,否則沒完!」
陳開德腦瓜氣得嗡嗡的,想罵,又不敢得罪這個村裡出名的混混,只能咬着牙說道:臘梅也是你姐,你咋能一口一個死啊活的?」
於敬亭遲疑,看了眼穗子。
穗子咬着唇,用只有倆人能到的聲音說:別聽他的。」
媳婦發話,他就沒啥顧慮了。
穗子眼尖的看到柳臘梅貓在屋裡,隔着玻璃鬼鬼祟祟地看院子,推推於敬亭,示意他往那看。
於敬亭眼一眯,舌尖掃過後槽牙,上來那股狠勁兒,跨步就往屋裡走。
陳開德看到於敬亭殺氣騰騰的樣子,嚇得腿肚子發軟,恨不得掉頭就跑,有多遠躲多遠。
穗子看親爹這慫樣眼底一片冰冷。
這老頭對柳臘梅比對自己這個親閨女還好,前世她還會難過,想不明白為什麼父親這般偏心,現在看,他對柳臘梅也沒多好,一點責任感都沒有。
這個老男人最愛的只有他自己,遇到危險跑的比兔子還快。
眼看着陳開德不頂用,王芬芳從屋裡沖了出來,站在陳開德身後推了他一把。
你是他岳父,趕緊說一句話啊!
他要打臘梅,我就領着臘梅回娘家,你自己過去吧!」
陳開德心裏怕的要死,又不敢得罪後老伴兒,只能硬着頭皮說道:有啥話咱好好說,別讓鄰居們看笑話,讓人家看你們這麼鬧,成什麼樣子?」
穗子原本還站在一邊看着,聽到這句把於敬亭推開,上前說道:看什麼笑話?
笑我男人還是笑你那個『好女兒』?
要不是她把我騙到鄉鎮醫院做流產,我男人能氣成這樣?
你們把柳臘梅叫出來,別讓她當縮頭烏龜!」
我男人這三字,引起於敬亭極度的愉悅,他反反覆復回味好幾遍。
你別血口噴人,我閨女好心好意帶你去醫院,說你讓於鐵根氣得動胎氣了,你這一路還跟臘梅罵他,咋的,你怕於鐵根打死你,也不能往我們臘梅身上潑髒水啊!」
王芬芳躲在陳開德身後,指桑罵槐的說穗子,想把這一切都推穗子身上,眼裡滿是陰毒。
最好讓混混把穗子帶過去,打死她才好呢。
於敬亭從回味中醒來,別的沒聽進去,就記住於鐵根」這三字了。
濃眉一擰,指着王芬芳罵:你個黑老婆子,心爛嘴爛**子爛記性也爛了?
老子早就改名了,當初就在全村面前說了,誰再敢叫老子於鐵根老子就揍誰,咋的,你長得丑我就不敢揍你了?」
王芬芳氣得三角眼都大一圈,推推陳開德。
你聽聽,這還像話嗎?
我好歹也是陳涵穗的後媽,哪有女婿跟媽這麼說話的?」
於敬亭!
你眼裡還有我這個爸嗎?
陳涵穗你別以為嫁出去就翅膀硬了,帶他回娘家鬧什麼?
在家就不成樣子,嫁人後更混!」
陳開德拿岳父的身份壓於敬亭,不敢惹於敬亭生氣,只能罵自己閨女。
不罵涵穗還好,一罵涵穗,於敬亭獸血沸騰。
陳大爺,你讓讓,別擋着我削柳臘梅那個賤貨!」
不讓叫爸就不叫,他還不稀罕呢。
他於敬亭在王家圍子就沒有不敢削的人,管他男女老少,惹他媳婦罵他媳婦他就揍,不慣着!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重回八零:糙漢老公小俏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