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薄少的黑化嬌妻
薄少的黑化嬌妻 連載中

薄少的黑化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琛 現代言情 蘇酥

為了追逐那所謂的真愛,沈慕凝毀了自己原本的婚約,婚後被關在黑暗的地下室,那裡沒有陽光,沒有新鮮的空氣那天,沈慕凝說:「鍾陵,你是來救我的?」鍾陵抱着身旁的女人,將一把匕首狠狠刺進了沈慕凝的心臟再次醒來時,沈慕凝回到了19歲,那個乾乾淨淨的年歲,一切噩夢開始前夕沈慕凝說:「害我的人,都該死!」展開

《薄少的黑化嬌妻》章節試讀:

第四章夜不歸宿早晨8點,楊家餐廳。
媽媽,過幾天就是圍棋大賽的初賽,我一定拿個好成績。」
身穿白色蓬蓬裙的楊雪兒神采飛揚,拉着吳芳撒嬌。
吳芳滿臉驕傲,她這個女兒從小就十分優秀,一直是江海市上流圈子公認的才女,多虧這個寶貝女兒,楊家雖然是豪門末梢,但自己在貴婦圈裡一直遊刃有餘。
楊山也是極寵女兒,聽女兒的口吻圍棋大賽八成是十拿九穩,更是高興。
全國圍棋協會的會長趙嚴之雖然痴心棋藝,但他的老伴兒劉桔卻是商業女強人,旗下產業遍布全國,若是搭上這條線,楊家必定一飛衝天啊。
彷彿看到楊家揚名立萬的未來,楊山滿眼的得意,不忘給女兒承諾:雪兒,給爸爸說,想要什麼,爸爸都給你買。」
楊雪兒驚喜:真的嗎?」
當然了,你以前要什麼,爸爸沒給你買啊!」
楊雪兒欣喜,卻還是假裝善解人意地說道:爸爸,我沒有什麼想要的,只是我剛剛想到,妹妹初來乍到,咱們都忙,沒人陪她,倒不如讓妹妹早早嫁去墨家,墨家大少腿腳不便,剛好可以有個伴……」吳芳也連忙補充道:是啊,老楊,等雪兒比賽完,楊家肯定大受關注,若讓有心之人知道請回來的土包子不是咱們親生女兒,不是平白遭人口舌嗎?
倒不如早早了結此事。」
楊山皺眉,這件事確實宜早不宜遲。
那我下午找墨老聊聊,爭取早點定下。」
見楊山答應,楊雪兒和吳芳這才高興地開始用餐。
不一會兒,運動完的女孩才從大門走了進來,拉開對面的椅子直接坐下。
流過汗的女孩面頰白皙紅潤,透着健康朝氣,拿起刀叉的手纖細修長,毫無瑕疵,是個美人胚子。
吳芳和楊雪兒看着慢慢走進來的女孩,對視一眼。
昨晚她們讓女傭晚上1點多的時候專門去看過,賤女人的房間里根本沒有人,女傭又在樓梯口守了一夜,也不見人回來,現在才出現……竟然夜不歸宿,出去幹什麼可想而知。
楊雪兒看着眼前精緻宛如洋娃娃的女孩,滿腔的嫉妒彷彿利劍,刺着她渾身的細胞。
她用上千萬元的護膚品保養出來的臉,在這賤女人面前竟然又黃又暗沉,果然是狐媚子。
楊雪兒滿臉惡毒,卻彷彿知心姐姐般對蘇酥勸誡:妹妹,豪門的名媛是不能夜不歸宿的,雖然你剛來這裡,會被城市風光浮華的表面引誘,但是有些事情還是要堅守住的,是不是?」
蘇酥一臉莫名:我沒有夜不歸宿啊。」
昨晚雖然回來得晚,但確實是回來睡了三個多小時才去鍛煉的,不算夜不歸宿吧。
楊雪兒勉強地看一眼楊母:可是,你不是才回來嗎?
這……」一言未盡,意思卻非常明確,我們大家都看見你才回來,你還狡辯。
吳芳當然知道這件事,只是見女孩死不悔改還頂撞女兒,立即擺出了主母的架勢。
雪兒本是善意的提醒,你不認錯就算了,還當眾撒謊,果然是農村來的,一點教養都沒有。」
我昨天是怎麼給你說的,讓你不要再干那些不要臉的工作,丟了你自己的面子不要緊,要是丟了楊家的臉面怎麼辦?
你是不是存心和我們過不去!」
蘇酥任憑謾罵,完全不在意,等到慢條斯理的吃完早餐,放下餐具,這才看向對面裝腔作勢的女人。
我說我沒有夜不歸宿,你們是不是耳朵不太好使。」
楊雪兒也不管蘇酥的話,只急切道:你有證據嗎?
我們可沒有冤枉人,若是沒有證據,妹妹道個歉,答應以後絕不再干,這事就過去了。」
蘇酥:我若有證據,你和你媽給我道歉?」
楊雪兒胸有成竹:當然。」
早上吃飯前,她專門又問了一遍那個女傭,確定昨天晚上一直沒見這個賤人回來。
她倒要看看,這賤人哪裡來的證據。
卻沒想過,人家走的可能不是大門。
蘇酥見楊雪兒得意的眼神,嗤笑一聲:我今早下來路過你房間的時候,聽見你在床上放屁了。」
哦,對了。」
蘇酥打來手機視頻:第一次見名媛放屁,就錄了個視頻留下作紀念,你要看嗎?」
其實蘇酥也不太理解這些豪門子弟,墨一軒睡覺打牌不關門,楊雪兒睡覺也不關門,怕不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癖好吧。
楊雪兒看着這個自帶聲效的視頻臉都綠了,顫抖着指着蘇酥:你……你給我刪了!
快!
刪了!」
這不是你要的證據嗎?
刪什麼。
你和你媽還要道歉的。」
楊雪兒拽着吳芳的袖子,滿臉委屈氣憤:媽……快讓她刪掉。」
這種視頻不管是真是假,要是傳出去,她的臉往哪兒放啊。
何況,事情是真的。
吳芳也被蘇酥的操作驚呆了,被女兒一拉才反應過來,連忙呵斥。
你怎麼這麼粗鄙有心機,連給姐姐錄像這種惡毒的事都做得出來,賤人痞子,簡直不堪教化!
趕緊給我刪了。」
蘇酥手拿視頻,很不耐煩:別扯那些沒用的,趕緊道歉。」
吳芳和楊雪兒被懟得啞口無言,只能看向楊山。
以前就算和哪個貴婦千金對上,大家都是文縐縐暗戳戳地來,而且十分在意名聲,根本不像蘇酥這樣一股流氓樣子。
楊山也是滿臉不悅,看不出這個鄉下來的女人小聰明倒是多,只是這種小聰明終究上不得檯面,和自己聰穎的女兒根本無法比。
以後這種小聰明就不要拿出來了,丟人現眼。」
楊山喝一口咖啡,也不提刪視頻的話,只提醒道:今天下午我打算帶你見一見墨家老爺子和墨家大少,商量一下你們的婚事。」
蘇酥點頭,她聽懂了,意思就是讓她聽話一點,她的婚事還要靠他們楊家。
和吳芳楊雪兒這倆傻逼比,楊山說話就有水平多了。
見蘇酥識時務,楊山很滿意:上去準備一下。」
掃一眼憋屈不甘的兩人,蘇酥懶得再說,直接離開。
等人上樓,楊雪兒氣憤的眼睛通紅:爸,視頻怎麼辦啊。」
楊山氣定神閑地安慰:雪兒,你要記着,你是楊家的大小姐,她只不過是一個初來城裡的鄉下人,你們天生的差距她一輩子都無法跨越。
她公布出去,就是和楊家撕破臉皮,你覺得她敢嗎?」
楊雪兒頓時冷靜下來。
蘇酥這個賤人只不過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孤兒,怎麼跟她比?
只是她剛來兩天自己就吃了兩次虧,才導致她把那賤人放在了對手這個位置上,而實際上那賤人連自己一個腳趾頭都比不上!
這兩次她先記下,來日方長,有的是機會還回去。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薄少的黑化嬌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