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暗夜龍神
暗夜龍神 連載中

暗夜龍神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冷銳 奇幻玄幻 杭玉靜

暗龍榜第一高手,全球為之震驚的SSS級兵王冷銳,回歸都市,為報家族之仇,妻亡之恨,掀起血浪滔天!戰氣爆發,天塌地陷,兵王所到,唯我獨尊!浩蕩糾糾威風凜,一聲令下萬眾從,滿腔熱血為國灑,要這江山起波瀾,世間縱有艱難險,看我一拳破蒼天!展開

《暗夜龍神》章節試讀:

第5章整整六年,他像人間蒸發,了無音訊。
以至於冷氏慘變,滿門遭屠,甚至無人收屍,他也未曾出現。
而今,他卻如天神一般,從天而降,將整個杭家踩在腳下。
六年,他都經歷了什麼?
那個曾經陽光風趣,洒脫不羈的冷家美少年,已蛻變成如此雄姿,冷峻傲然。
四目相對,這整整分別六年的苦命鴛鴦,彷彿要用眼神把這足足六年的辛酸苦辣,盡數傳遞。
回來了?」
良久,面對全場眾人,她卻只淡淡的吐出三個字。
不哭,不鬧,沒有激動,沒有擁抱,甚至感受不到任何熱情。
冷銳沖她伸出手,俊朗的臉上,浮現起難得的溫柔。
杭玉靜緊咬着紅唇,在眾怒睽睽下,徑直來到冷銳面前。
兩手相搭,當即十指緊扣,緊握在一起。
感受着彼此的溫度,心靈相通的兩人,從未分開過。
少許......冷銳牽着杭玉靜轉過身,掃視着跪了一地的杭家眾人。
可還有留念之物?」
杭玉靜搖頭。
冷銳:送你的玉佩呢?」
杭玉靜立即伸手,抓起脖子上的一塊暖玉。
看着她一臉慶幸的樣子,冷銳臉上浮現出淡淡的欣慰。
這傻丫頭!
為了給冷家收屍墓葬,傾盡一切,連最愛的長頭髮都賣了。
至於她以前的那些名貴珠寶首飾,名牌衣帽包包,更是無一倖免。
幸好,她還沒來得及打這塊古玉的主意......這可是他們的定情信物!
兩人另類的恩愛,卻讓跪了一地的杭家眾人膽戰心驚,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所謂提親,滅門。
現在看來,提親是成功了。
那麼接下來,是否就要滅門?
以冷銳剛才的恐怖手段,那今天,自己這群人真是在劫難逃。
杭家倖存的眾人,越想越是後怕,以至於有幾個跪着的,居然嚇暈了。
一臉陰沉的杭振華,內心暗罵沒出息的同時,又悲憤地瞪向杭玉靜。
這個身上流着杭家血脈的孫女,杭家最聰明的年輕商界奇才。
這一刻......竟跟屠殺杭家的惡魔站在一起。
這對於他,對於整個杭家,都是難以接受的奇恥大辱。
杭玉靜。」
緊捏着手杖,他滿臉鐵青,突然沉聲怒喝。
面對叫嚷,杭玉靜與杭振華四目相對,卻十分平靜。
今日,你要眼睜睜看着杭家滿門,滅在你這苦等六年的未婚夫手中?」
對!」
杭玉靜點頭。
這一個字,頓時像鋒利的鋼刀,直插入杭振華心中,讓他渾身一顫。
你也是杭家人,你是否也在他屠滅之列?」
我是冷家兒媳,冷銳之妻。」
杭玉靜一臉的不卑不吭。
你......」杭振華勃然大怒,伸手指向杭玉靜:你姓甚名誰?」
杭玉靜:冷杭氏,玉靜。」
你無恥!」
杭振華悲憤欲絕地咆哮起來:你雖有婚約,但人家並未正式迎你過門,你竟如此下賤,數典忘祖,自改門庭,臭不要臉?」
面對杭振華的憤怒辱罵,杭玉靜絕美的臉上滿是傲然。
與你何干?」
你......」杭振華暴跳如雷:你是杭家的人,我絕不允許你......」我被宗譜已除名,與杭家的關係是你親手所斷。」
杭玉靜出口打斷:對了,你是誰?」
杭振華頓時氣得七竅生煙,顫抖着手怒喝:那你奶奶,你父母......」奶奶已逝,父母已亡。」
杭玉靜不怒不吼,直視着杭振華:我的杭家,隨之湮滅,久矣......」你......」杭振華氣得一個踉蹌,頓時暴退了好幾步,才怒急攻心的穩住身形。
原本,他期盼杭玉靜回來,能看在同為杭家骨肉的份上,挽救杭家眼前的滅門之危。
畢竟,她為冷氏一族,傾其所有,在冷銳心中,有着左右局勢的地位。
可他萬萬沒想到,他的激將法,換來的卻如此結果。
她的心中,到底埋藏了多少仇恨,多少積怨?
以至於在杭家遭滅頂之災時,竟如此袖手旁觀,毅然決然。
這,也讓杭家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徹底斷絕。
突然......一口鮮血從杭振華嘴裏噴出,讓他杵着手杖,搖搖欲墜。
冷銳,你贏了......我杭家滿門,愧對冷氏全族大恩。」
如今,你手握屠刀,我杭家上下儘是你砧板上的魚肉,但......」請看在冷杭兩家多年至交的份上,看在冷杭兩家聯姻的份上,給我們杭家一條活路吧!」
說著,他顫抖着老軀,緩緩跪了下來,一臉的老淚縱橫。
這一幕,讓跪了一地的杭家眾人,肝膽俱裂,靜若寒蟬。
杭家的定海神針......慫了。
那麼,他們的命運,又將何去何從?
少許......冷銳無視了杭振華的哭求,緊扣着杭玉靜的小手,傲然地舉了起來。
十指相扣,永不相負!
這......便是冷銳的當眾表態。
杭玉靜驀然扭頭,與冷銳四目相對。
眼神里,儘是柔情!
下一秒,兩人在眾怒睽睽下,攜手轉身離開。
祥雲紫雲,喜結良辰。」
新郎新娘,迎親出門。」
杭府大門兩側,血靈和白昂一唱一和,聲音高亢。
接着,杭府大院里,十三道黑色人影有序閃出。
這,讓跪了一地的杭家眾人驚愕萬分,目瞪口呆。
也讓跪地的杭振華,一顆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了下來。
然而......杭府大門外,突然傳來冷銳不容置疑的聲音。
三天以後,杭家上下,不論男女老幼,披麻戴孝,舉旗揚帆,天音墓園,冷氏墳前謝罪。」
說話間,一張紅卡從冷銳手中彈出。
呼哧一聲,這紅卡帶着剛勁的破風,咔的一聲扎入杭府大門上。
嘩啦!
震動所過,杭府大門上,那塊鑲金大匾,寫着《義冠古今》的匾額,轟然落下。
這一幕,頓時讓跪了一地的杭家眾人,嚇得急忙低頭,猶如驚弓之鳥。
當整個杭府的黑衣神秘人撤走後,現場,陷入了一片死寂。
良久......杵着手杖,跪在地上的杭振華,帶着絕望的神情,緩緩閉上了眼睛。
奇恥大辱,奇恥大辱啊。
冷家這個遺孤煞星,他是多麼得意呀。
今日,他迎杭府孫女過門,大開殺戒。
放話,三天以後,杭家滿門,冷氏墳前謝罪。
這不是饒恕。
這是在羞辱整個杭家。

《暗夜龍神》章節目錄: